公告版位
::各種問題,請寫信到:fortychiu@gmail.com,謝謝!::

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最近常常想起一件事,幾年前的一個神秘的帥哥。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他是誰,我只能從我知道、我認識的朋友裡面去猜測,但從那次之後,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現在想想,還真有些遺憾呢!

那是一個非常非常典型的高雄暑假的午後。我忘記我那時候在忙什麼,一整個下午都不在家,大概是五專時候的事情了吧!等我回到家,已經是晚上的事情了,樓下上班的姊姊、隔壁的阿姨,興致勃勃的告訴我:今天下午有一個帥哥來找你唷!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本來應該是星期六早上上課的,但這次因為淑鈴姐週六上午有事,在MAIL協商幾次後決定改到星期五晚上上課。七點半上課,因為遇到下班的巔峰時間所以我六點就準備出門,定鼎也準時的下班,從中研院搭車過去。無奈定頂的路線剛好市塞車的大熱門路段,所以我們遲到了約10分鐘。

一開始淑鈴姐也是提起了上次課程的看法,我們上次上的是財務規劃,對於很多財務方面的事情(例如:負債、欠款、貸款、破產..等等)我們都不是很了解,也非常的難想像究竟會是什麼樣子,不過,淑鈴姐也提醒我們,這些問題並沒有正確的標準答案,只是希望我們能夠做好心理準備去面對這些問題,而不會手忙腳亂的發生爭執和衝突。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沒想到我也開始這個遊戲了。

祁欣點名我,那我就不贅言介紹這個遊戲,有興趣請參考祁欣之我愛月亮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 828 期

禎珠6年換了10個工作,以軒放棄人人稱羨的工作轉做行銷,在他人眼中,他們是抗壓性低;在他們心中,只是忠於自己。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以前對於政府的所作所為實在很不想給予任何的批評,不管是有為的或是沒有建設性的,總之上層說了算,這些底下的螞蟻們連個吭聲的機會也沒有。難道說了不想遵守,就真的不用遵守了嗎?嘖!

最近讓我感到真的很誇張的一件事情,不外乎民生用品的調漲。這年頭什麼都要漲,舉凡吃的、住的、用的,沒一個不漲,唯一一個不漲的還真的就是薪水,不漲就算了,反而還因為勞退新制上路而縮水。住在外面的我非常能夠體會這些不斷看漲的物價對一般人民有多大的影響,就算房東好心不調漲房租,任何其他的花費都在漲啊!水電瓦斯青菜水果,一個人一個月的基本開銷要一萬多,更不用說那些家裡還有小朋友要上學的家庭。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出國的時候其實最擔心的,就是不知道怎麼穿衣服。我們要去的不是高雄花蓮,而是在地球另一端的德國,如果衣服帶的不對,說要買衣服也不是這麼容易,一方面是歐洲物價比台灣高,一方面是外國人的尺寸跟亞洲人實在有一點距離,想要買到合身也不是那麼容易啊!

出國前千方百計的想要打聽德國的天氣,問德喜,德喜說大約15-35之間,這個range會不會太大了一點?15度是冬天的天氣,35度是夏天的天氣,請問我是要怎麼帶衣服啦?德喜後來建議要帶薄長袖跟一件較厚的外套,就這麼,我帶了一件絨布薄外套(其實在台灣穿還是稍嫌厚了點),還有一件冬天普通外出穿的短外套,在最後一刻,我也把定鼎冬天穿的外套塞進已經要炸開的行李裡面。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禮拜我們很準時的9點05就從家裡出發,去吃個早餐,20分就搭上公車,到淑鈴姐家的時候才9點55分,很剛好的時間。是個非常非常炎熱的夏末,秋老虎發威的時刻。

這次的課程主題是「財務規劃」。由於淑鈴姐需要一些準備的時間,因此我跟定鼎就在現場畫起上禮拜的作業(我們都忘記還有這一項)-理想中的家,好多出一些時間讓淑鈴姐看一下我們填寫的問卷,重整我們的資料。我們畫好了以後(因為還要上色需要的時間有點長),淑鈴姐也準備的差不多,就從我們畫的圖中分析我們的個性。我跟定鼎都是畫兩層樓的透天厝,都有畫cookie,都是畫四個人(兩個大人兩個小孩),不過我的房子是沒有門的,只有落地窗,就當作是門,而定鼎在房子的二樓兩面(前面跟右邊)都畫上窗戶,他的房子是有大門有門把的那種。淑鈴姐說,大門的門把代表了邀請的意思,我畫的大門沒有門把,表示我的內心有部分是有秘密的,我不會主動與人分享這個部分。的確,我希望我能保有部分的秘密,也許是我心中的一些想法,也許是會傷害到一些人的,即使是定鼎我也不會讓他知道,但是這是很小很小的一個部分,我想專屬於我。淑鈴姐問定鼎會不會介意,定鼎很慷慨的說沒有關係,真是謝謝了。淑鈴姐又說定鼎畫了兩面的窗戶,代表他有一些心裡的話是需要旁人旁敲側擊的,定鼎也直言不諱,不過我想很多男生大概都是這樣吧!不善於表達自己心裡的感覺,尤其是對很熟悉的人,例如:家人、另一半。

淑鈴姐針對定鼎表達上的困難作深入的討論。其實這個部分是延續上個禮拜談「衝突」後的延伸,淑鈴姐問定鼎究竟他認為表達自己的想法上有怎麼樣的困難,或是他覺得言不及義的地方。我們藉著這個討論把上個禮拜(也就是上次上完課後)我們發生的一件拉鉅當作例子。對於這件事情坦白說我並不是很想討論,一方面是我自己已經作了一些決定,另一方面是這件事情在某程度上對我而言是一種傷害,再討論,感覺就像在還沒結疤的傷痕上翻攪,我在這件事情上其實已經對定鼎說明我的感覺了,就算我不想再次討論,但是還是會隱隱的希望定鼎有些回應,事實上,他並沒有任何的回應,所以我就在這種不想去面對問題,但是還是默默的希望聽到一些什麼的心情下討論了起來。是什麼事情,我就不跟大家分享了,可是這是一個非常難受的過程,因為要討論一件很受傷而且絕望的事情是很難的,而且還要佯裝堅強的討論它,即便眼淚在眼框裡轉啊轉,還是要說出那些明明很難說出口的話,就變的更加的艱辛。現在想起來很是很痛苦… ~> <~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每個到過我家的人都會聽過我說一句話,「我被阿美斯(阿美族人)包圍了!」。說起我跟阿美斯的關係,那可真是非同小可,我也不懂我怎麼會跟阿美斯這麼的有緣分哩?

話說十年前一對阿美斯姊妹花住進了我家,房間還在我房間隔壁,好像就註定我這輩子與阿美斯的不解之緣。當年馨如、馨宇還是花樣年華的時候,因為到文藻唸書又不想住校,就在我們家租了房子住,那是專一下學期的事情。事情並沒有因此而結束,這是一個開始。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星期五晚上接到淑玲姐的來電,希望我們週六早上可以到他家去上課。由於淑玲姐家住在民生社區附近,雖然我們家這邊有一班公車可以直接到淑玲姐家而不用轉車,但是由於要從南台北到北台北,我們還是必須提早出門。星期六上午九點20分出門,九點半搭上公車,10點10幾分才到達淑玲姐家。下禮拜要早點出門才行。

這禮拜的課程是要討論衝突。每對夫妻或情侶,甚至同事家人同學朋友,都有可能會發生衝突,衝突不是吵架,衝突也有可能只是心靈的拉扯,但是不論如何,衝突的發生到結束,都有可能讓彼此的關係更好或是更壞。這也是爲什麼要將衝突納入課程中的一個重要原因,生活在一起的兩人,若是沒有好好的處理彼此的衝突(不論大小),也許就會導致關係的毀滅。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承認我最近都沒有很積極的在整頓我的網致,沒有新文章,說好要寫的文章也是苦苦等待沒有回音。

坦白說,工作的事情還是佔了我大部分的心思,只要工作沒有穩定的一天,我也就跟著心神不寧。最近沒有新的文章,不代表過著米蟲般的生活,我找了幾本書在看,每天固定上104,久違的英文拿出來看一看,房間也重新整頓了一下。心裡也有一些新的計畫跟想法,還準備想去考證照呢!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每年我都會有幾樣一定要做的事情,「五專姊妹聚」是暑假的重頭戲,也是我絕對不能錯過的。暑假在日本留學的立殷會回台灣放假,我們就會找一天晚上去飯店好好聊天,回憶五專共同生活的感覺。

那是每年唯一一個,會讓我覺得我好像還是個學生,我還可以選擇不要長大,我還可以任性的恣意妄為的作一些沒有意義的決定。我會以為,我還是個18歲的小女生,我還可以聞到校園裡青木的味道。這個聚會,不論就娛樂性或是安慰的性質,爲我而言,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早該寫這篇文章了,距離上完這次的課程都已經超過一個禮拜,只是最近的生活有些複雜,在多突然安插進來的情緒,讓我很難安靜的思考與提筆。

這次的課程就安排在我跟定鼎從德國世青回來後的第五天。我由於睡的不好、太疲倦又加上遲到的生理期和小感冒,從回來第二天開始,時差和頭部劇烈的疼痛就一直困擾我。定鼎在回來的隔天就上班去了,然後還立刻被安排出了兩次的差,完全沒有休息的他,也是小感冒加上時差,讓他一整天都昏昏沉沉。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