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大弟弟要出發去當兵了。雖然是替代役,可是還是要上成功嶺接受近兩個月的魔鬼訓練。本來我爸想找個時間大家一起出去外面吃飯,順便送我弟歡樂當兵去,哪知他大少爺很不愛來這套,百般推辭之下,就也只是在家普通吃了一下,不過看到我爸說他當初大學的時候上成功嶺受訓的經驗,讓我覺得好像我爸真的很期待他兒子可以跟他一起聊一下當兵的經驗。很有趣。

話說我們家很不愛來慶祝這一套,我知道有些家庭很習慣藉一些名義來點小慶祝、吃個飯,可是我們家很少很少這樣,大概是覺得彆扭吧,不是很習慣。可是對於家裡小孩要跨入另一個階段,在我們家來說還是有很多的不一樣和關心。

還記得當初定鼎當兵,在左營新訓,由於花蓮跟高雄實在太遠,陳爸爸跟陳媽媽也不好安排只有一天的懇親,所以就由我們家出動去看定鼎。我還記得那天,我們家真的是全家出動,我爸、我媽、我、我弟、我妹全員到齊,我媽還魯了雞腿和豆腐、用悶燒鍋帶著一大堆的好料(我忘記有沒有帶瓦斯爐去現煮),我提了一個哈根達斯的冰淇淋蛋糕,全家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八點整就在營區門口等待進去。當我們去「領」定鼎出來的時候,他的同袍還問他:「你們全家來喔?怎麼跟你長的不太一樣?」,定鼎回答說:其實那是我女朋友一家人。他的同袍感到非常驚奇,女朋友一家人竟然全家都來懇男朋友的親?真是妙呆了。

後來我因為在台北上課,沒辦法每次懇親都下高雄,定鼎放單日假的時候,我也都不在,可是我們家的人都還是會去懇親,會帶東西給他吃,會接他回我家放假。我看我們家的人,對於好像有個兒子在當兵,感到很新鮮也很熱心。

現在我弟真的去當兵了,雖然不是一般的義務役,可是卻又勾起我對於定鼎當兵時在我們家所引起的一些化學作用感到有趣,昨天看到我爸口沫橫飛的一直講他以前在成功嶺多苦多苦、多好玩多好玩、多操多操...忽然在我爸臉上看到很溢於言表的關心之情,雖然歡送啦、慶祝啦、吃飯啦在我們家真的有點彆扭,有些關心的感性的話也說不出口,可是還是可以看到舉手頭足之間,有一些改變。

我想我弟雖然嘴巴上說不擔心不緊張,但從這兩天他食慾大減可以看出來一些,其實「要當兵了」對他而言還是很不一樣的生活。

昨天晚上跟他在我房間小小聊了一下,摸他已經剃的短短的頭髮,心裏希望他當兵在軍中能夠一切平安順利。好好的去體驗男人生命中,很不一樣的一段旅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