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要手術的那天,我們照了最後一次超音波。照往例,拿出DVD片給護士,雖然知道這次的超音波不會被錄製下來了,但是還是將片子放進電腦裡。

診後,醫生請我們到衛教室,護士會告訴我們手術須知和注意事項,若是要將DVD封片也可以一併告訴護士。

出了診療室,我強打起精神、忍住淚水,請定鼎待會詢問一下護士封片的事情。衛教室的護士是個懷孕5.6個月的媽媽,她說因為內容太少她也不確定是否真的能封片成功可以讀取,但他們會試試看。

她看到我失魂落魄,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便婉聲告訴我要加油。聽到溫柔的安慰,我反而難過了起來,來自一個媽媽的安慰,更是觸動我內心無止盡的悲痛。於是我哭了。

媽媽護士告訴定鼎,他們會盡力試試看可不可以封片讀取,最快要一個禮拜才能拿到片子。

上週末,定鼎去拿了片子,回到家裡就隨手放在櫃子上。我禁不住,拿了片子試讀。兩個檔案,一個是豆荳6周大,一個是豆荳7周大。兩個檔案都可以明顯的看到心跳,7周大的檔案還可以看到我們第一次聽到豆荳心跳的心電圖。

好難受好難受。心跳怎麼會不見了呢?

我不敢再看第二次,只怕眼淚會潰堤而止不住。定鼎說他還沒準備好,他不敢看。於是他拿出片子,裝進保護套裡,收在櫃子裡的某處。

於是我知道,面對這樣的傷痛,需要好長好長的時間來消化和整理。也許有一天,我們可以拿出片子看看可愛的豆荳而不難過,只有思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