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是我認真愛過的人。是第一個,讓我想到未來的人。

我記得那一年,他的拒絕讓我傷透心,經過時間沉澱,淚哭乾,撫著傷口我又站起來。然後,我喜歡上另一個人。

L回來找我。

他半強迫的要求要載我去一個外地的活動,就算我已經找好當地的朋友當嚮導,但當他聽到那個朋友是個男性的時候,他的半強迫變成強迫。強迫我去退掉那個約定,

「就這樣說好了!」於是他掛上電話。

活動集合當天,他跟當地的親戚借了車,先載我去吃飯,然後去會場。途中,他希望我以男女朋友的方式對他,我拒絕了。幾天的活動,每個晚上,我的機子總會傳來一些特別的簡訊,不知道是誰,但我想可能是他。

我曾經對他付出過真心,不只一年。但,當我決定放下他時,他就已經變成過去式,一切都只是朋友。

之後他總是有藉口找我,畢業之後也不例外,看在朋友的份上,我答應借他一份資料。

當一個人真心對另一個人沒有了感情,所有以前曾經喜歡的特質,現在看來都是令人厭惡的因素。

我開始不喜歡他那種戲謔似的玩笑話。我嚴肅的要他還我那份文件。

拖了好久,有一天他來找我,手裡拿著那份文件,我看了他一眼,拿走那份文件後轉頭就離開,沒有告別,卻在我轉身的那瞬間,也將過去的情誼,不論愛情、友情一併甩在身後

現在想來,那時候L一定很難受。

他甚至沒有跟我說他喜歡我,我甚至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就一刀斬斷所有過去深厚的感情。

如果可以重來,我希望我那一天可以再成熟一點。

L,對不起。雖然你曾經深深的讓我的心破碎,但我仍要為我的無情向你說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