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高雄家裡收到一封信,請注意!是「信」喔,不是「卡片」喔!
這年頭網路通訊發達,很少人會用筆寫信了吧…
這真的讓我很好奇是誰寫的,尤其是這封信是從桃園楊梅寄出的
我哪來的朋友住在楊梅啊?!
我妹跟我媽說,「這一定是喜歡姐姐的男生寫的!」,嘖…這傢伙…
我左思右想…想到一個「他」,也許是「他」吧!

這個他是我五專的時候打工認識的一個學長,本來只是知道人而已
後來在打工的時候因為分配到同一組,相處的時間忽然的增多
然後就愈來愈熟悉,什麼都聊什麼都講,感覺好像就那麼的有一點點不一樣

他很奇怪,在學校也算是一個小有風頭的人物,可是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專四
四年來他都沒有交過一個女朋友,以他的條件來說,應該是有很多女生可以任他挑選才是
連我的同班好友都曾經那麼一段時間對他頗有好感
我很好奇,就問他,他也不避諱(大概還有其他原因)就告訴我
他國中時候好像被同班的一個女生傷的很重,從此決定不交同班或同校的女朋友
他說完,我們兩個都靜默,好像同時對彼此的感覺有了一種默契

他畢業的時候,我送了他一幅我幫他畫的素描
那是我偷偷拜託其他學長幫我要到他的畢業照,依著照片畫的
他顯然很開心,還跟我說他其實沒有那麼帥…但眼裡盡是笑意,我懂他的意思。
「這是我第一次畫畫送給別人喔!」我跟他說。

他延畢一年,準備考插大。我還是會在學校遇到他
當我們系上辦活動,我也會拉他來捧場,他會特別帶東西給我吃
他很低調,同班好友虧我,我也會跟他們說,又沒有常連絡,只是好朋友
很平淡又低調的過了一年

我畢業那年,我忙著到處考設計系的插大。然後交了第一任男朋友。
他考上插大那時,開心的把我約出去吃飯。
本來說還有好幾個已前畢聯會認識的學長姐,結果我到的時候發現他們竟然都不能來
他請我一個人吃飯,隨便亂聊天,就也聊到男朋友
也許是我多心,我總覺得他眼裡有一種落寞,然後我們又靜默了一會兒

之後好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再連絡
我男朋友換成定鼎,北上唸書,忘記怎麼樣的又開始聯絡上
那時候他已經在當兵了

分發到中壢部隊的他,偶爾還是會跟我用電話聯絡
聽他說,他們部隊不能帶手機,所以只好排隊打電話
有一搭沒一搭的聯絡,直到有一次他上來台北,問我有沒有時間一起出去吃個飯
那時候我正巧跟定鼎搭捷運準備去看寵物展

我在電話裡面跟他說,我要去看寵物展,可能沒空
他問我「一個人去啊?」「沒有啊,跟男朋友。」
他停頓了幾秒,說:「好吧,那你去吧,下次有機會再找你吃飯喔!」
從此,就沒有他的消息了

這種感覺很複雜,有點像遺失了一段美好,雖然我也滿足於現況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那時候他能果決一點,也許今天不是這樣
對他的感覺當然不可能超過對定鼎的,只是偶爾想起來總是會有些遺憾
他總是那麼剛好的出現再我身邊有人的時候,也許我們都註定就是只能當朋友

那封信輾轉從高雄寄到我手上,我看了信封發現不是他
那是一個很久很久沒有聯絡的網友
老實說,心裡面會有一點點的落寞和失望,還是有點希望是他的

其實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當初對我是怎樣的感覺
還有,他現在好不好…
如果有人知道,請告訴我。

P.S 我還是很喜歡定鼎的啦!大家放心…只是這種事情不說出來,我心裡難過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