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上,上班前的例行公事,就是帶酷奇少爺去公園大小解。通常我會騎著摩托車,來到大排旁只允許機踏車走的道路,讓酷奇下來,奔跑。右手邊是大排,左手邊就是長條型的河堤公園,再過去一點,公園另一邊就是一個國小。摩托車加速,酷奇跟著奮力奔跑。

然後我們進到公園裡散步,酷奇嗅著青草泥土地,我走著望著頂上枝葉茂密的樹梢發呆。這是我一整天最喜歡的時刻。青草味、從葉片間流洩的陽光、身邊三兩個早起運動的阿公阿嬤們聊天聲音、看不見蹤影的鳥叫、遠方朗朗的體操/讀書聲、樹梢外面清澈一片的藍天白雲。我常常看著、望著、想著、嗅著、發呆著。

進入盛暑七月,學校拉下鐵門,正式宣告進入歡樂的暑假。

今天進到公園裡,靜悄悄的,沒有鐘聲、沒有做操/讀書聲,連那蟬鳴都因為活絡了整個六月而停頓,鳥叫依舊,阿公阿嬤或坐或站,拿著扇子正在乘涼,大家的腳步很緩慢,似乎就停頓在這個美好而清澈的早上時光裡。我忽然想念起那個一波一波的蟬鳴。一陣升起,慢慢落去,另一陣就如緩慢的進行曲踩著沉重的步伐有力的前進。

好像不忍離別似的蟬鳴,六月畢業季的蟬鳴,在炙熱與汗水間透著一股哀傷。就奮力的燃燒這一個月吧,蟬想。

思緒飄忽太遙遠,我總是在一陣驚恐中回神看錶,叫了酷奇,走向摩托車。還是上班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