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毛毛蟲雷醫師推薦了我張毅民大哥的部落格,我看著看著,對於張大哥描述「心碎卻又相信著」的感覺很被觸動著。我都想,還好我是一個基督徒,還好我在萬念俱灰、心碎至死的時候,還找的到依靠和安慰。對於死亡和新生,在天主面前,人類又如何顯得軟弱而有限度。

有時候,我靜默一人,還是會想起豆荳,想起那個小小的心跳,而頓時感到落寞;有時候,我想開始敲鍵盤,繼續為尚未完成的豆荳系列文章,卻有千言萬語壓在心頭,是言語文字所不能形容而懊惱不已。但,每當我這樣落寞、這樣懊惱的時候,我卻不知怎地會想起那幕耶穌抱著豆荳的畫面,會知道豆荳其實很好很好,豆荳帶給了他的爸媽很多很多的恩典,也許是現在的我們還不體會與了解的。起碼,豆荳製造了一個機會,讓媽媽可以離開不合理不公義的工作環境...

也許我們不再傷心,因為我們還有期待和希望。天主祂教會我們,面對生命的本身,我們都太過於自大;可是祂還是不吝給予我們希望。

這篇好文,與大家分享。也謝謝大家這一路來的代禱。 :)



原文在此  作者:張毅民

離開中時電子報已經幾個月了,在天主教台北總主教公署的一個小辦公室裡面,負責辦天主教官方報「天主教周報」。原本以為,神學、禮儀、音樂都將要因為這個「大轉彎」而都要被迫拋開,沒有想到,並非如此,所有念過的東西、做過的事情,教會內外的一切學習與服務的經驗,現在都用上了。

新莊堂禮儀組要我在上主日的彌撒中分享我的經驗與閱讀聖保祿宗徒書信的心得。原本以為因為強颱來襲,當日彌撒不會有什麼人來,沒有想到,新莊堂還是來了許多人參加主日彌撒,連神父也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很熱心的教友,但是,大家還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又,日前收到老友寫信慰問,並提及我「遺留」在中時的部落格,因此決定將這篇「分享」刊登出來,跟更多的教會友人分享,並且順便公告周知一下:我太太生了個男孩,現在四個半月了,這是我「銷聲匿跡」一段時間的主要原因啦。

+++++++++++++++++++++++++++++++++++

我首先要用一段我熱愛的禱詞,作為開始:

O come, Holy Spirit, and kindle in us the fire of you Love.
Take our mind and think through them,
Take our lips and speak through them,
Take our souls and set them on fire. Amen.

天主聖神,請禰降臨,在我們之中點燃禰愛的火苗。
取我們的理智,並用它來思考;
取我們的唇舌,並用它來發言;
取我們的靈魂,並使它燃燒起來。阿們。

好了,光是開場白,就用了五分鐘,我一定要開始講我今天要講的東西。

我是做了爸爸以後,才開始學習做爸爸的。

我的孩子今年五月十三日出生,是我太太跟我向聖母求來的。無比慈愛的聖母媽媽,不僅讓垂允了我們的禱詞,賜給我們一個孩子,更因著這孩子,使我的太太願意因為愛,一起接受了洗禮,成為新莊堂、教會的一份子。可是你們大概不知道,在這個孩子之前,聖母曾經在去年也賜給我們一個孩子,不過,當他還在我母胎中的時候,天主把他帶走了。這個孩子只出現在我們家庭中,八個星期。他的名字是牧民,英文名字是Gabriel。我們夫妻雖然傷心,但是,我們依舊相信,這是天主的恩寵,藉著這次心碎的經驗,我們夫妻上了寶貴的父母第一課:生命來自天主,生命的本身是恩寵。也因著有了第一課,我們更學會要在信仰中獲取力量,在祈禱繼續求恩。後來,果然第二個孩子來了,牧民留給第一個孩子,現在這個孩子,名叫牧仁,英文名字是Raphael,意思是:上主醫治了我們。

做基督徒,原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許多時候,我們必須被迫學會「心碎」的感覺、被迫學會什麼是「心真的痛」,被迫學會什麼是「死亡與新生」,但同時,也學習:在一切極端的痛苦中,什麼是「上主與我們同在」、「天主的恩寵超越一切,包括我們的罪與肉體的死亡」。上主醫治了我們夫妻,讓我們不僅在身體上復原,再度懷孕、順利生下了一個「帶把的」,更也讓我們學會當父母的第一課:生命來自天主,小孩子,真是天主的恩寵與賜給我們最大、最美的禮物。

基督徒蒙主的召叫,接受洗禮,死於基督,並在基督內重生。這是聖保祿宗徒關於洗禮的教導。「召叫」的原意,是:為主做見證,蒙召叫成為基督徒,因此,意思就是:我們要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言行舉止,為主做見證。聖保祿宗徒不僅這樣教導,他更用行動教導我們什麼是「為主做見證」:從聖經上的記載,我們知道,聖保祿宗徒在被召叫之後,接下來直到他在羅馬被砍頭、為主殉道之前,整整的約三十五年的時間,他四處奔走,做一件事情:為主做見證。他以言、以行、以寫信、以受苦受難,為的就是為了那位「親自召叫他、使他眼瞎、但後來又治癒了他」的耶穌做見證,見證耶穌是基督,是救世主,是天主子。這位宗徒,儘管稱自己是「小的、弱的」(paul, the little one),但是我們都知道,他一點也不小,他是一位偉大的宗徒。他的偉大,不僅僅在於他書信內容神學之深奧、論述方式之嚴謹、詞藻之華麗,更在於他在被召叫之後,幡然悔改,放棄一切曾經讓自己自傲的東西與背景,終其一生,四處飄零,四處為主做見證,並且建立主的教會。

這位大宗徒,甘願冒猶太民族與信仰的大不諱,不建立家庭、不留下子嗣,但是卻願意為耶穌基督建立教會,為天主的大家庭找回失去的子女。從我這一個做爸爸的人來看,他的犧牲真的很大;他的勇氣,也真的不小。

是的,我是在做了爸爸以後,才開始學習做爸爸的。

我的兒子很有趣,從小,就長得跟我一樣。很多說他跟我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連我太太也常說:兒子真的超級可愛,他長得跟你一模一樣。我說:妳這兩句話,在我聽來是有因果關係的。她一定會回我:真是貧嘴。

兒子像爸爸,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是說不像媽媽,則是不可能的。我太太起先不相信,但是最近,從我兒子笑起來的時候,眼睛不會跟我一樣不見了,她發現,她原本最憂心兒子的小眼睛,一點都不小。而且,眉宇之間,也有媽媽瞪學生的時候,充滿「義正詞嚴」的眼神。

天主的子女肖似天主,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問題是,我們如何在彼此身上,見到天主的面容?尤其是那些「非我族類」的人、或是向來「被我們瞧不起」的人?聖保祿宗徒給我們一個很好的示範,他被稱為「外邦人的宗徒」,因為,從他蒙召、並且開始宣講耶穌基督時,他就不分誰是猶太人、誰是異教徒。他清楚知道,無論種族、宗教信仰、語言、膚色、或階級、性別、社會地位等等,每一個人都是天主的子女。我們要知道,聖保祿宗徒的這個宣教態度,在當時,實在帶給他極大的麻煩,因為,連當時在耶路撒冷境內,那些耶穌親自召叫、後來在聖神降臨節與聖母一起領受了天主聖神的門徒們,都對他很不諒解。

接著,更大的問題來了,這位宣稱「自己親自被耶穌基督召叫」的宗徒聖保祿,大可以因為自己親受耶穌召叫,並且被提到九重天上,與主耶穌面對面過,而且還受過完整的猶太與希臘文化的訓練與薰陶,面對耶路撒冷教會那一群漁夫、稅吏組成的傳教團體,大可以不用搭理,大可以「恃寵而驕」。可是,保祿宗徒有沒有呢?沒有!但是,我相信,如果我自己有像聖保祿宗徒一樣的蒙召經驗,很可能,我不會選擇像他一樣,謙虛地放下一切,千里迢迢走到這一群人面前,到他們的地盤上,接受他們的質疑與詢問,並且還要費盡唇舌解釋「為什麼耶穌基督的聖道應該向外邦人宣講?」但是聖保祿宗徒相信,每一個人都是天主的子女,都有肖似天主的一面,同時,他更選擇謙卑自下,相信耶路撒冷教會的門徒們,一樣也是蒙耶穌親自召叫的人,我們都是蒙召叫的罪人,我們沒有什麼好驕傲的、好自大的。為了建立教會,廣傳福音,我們要「相親相愛」,因為「哪裡有仁愛、哪裡有真情,就有天主同在」。

我是在做爸爸以後,才學會做爸爸的。是的,聖保祿宗徒說,「當我幼年時,說話像孩童,以用孩童的思惟來判斷。如今我長大成人,我要丟棄所有孩童的幼稚言行,和思惟。」當然,聖保祿宗徒指的,不是所有天下做了爸爸的男人、或是做了媽媽的女人。宗徒的意思是:「現在我們看到的,只是一面模糊鏡子的反射,不夠清楚。但總有一天,我們要與天主面對面相見。」宗徒說:「現在我對天主的認識是有限的,但,有一天,我將全部明白,正像祂現在透徹了解我一樣」。(格前13)

我是在做了爸爸以後,才學會做爸爸的。我們也是在做了基督徒之後,才開始學習如何做一個基督徒。這不是一個容易的課,願天主賜給我們力量,接受那我們無法接受的,賜給我們智慧,理解那我們無法理解的,賜給我們勇氣,承擔那為主做見證所需要面對的各種打擊與考驗。阿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