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認識了一個高中的小男生,17歲,跟我差了一輪,很可愛,每天跟他聊天都會覺得很開心很無慮。就像是在一個被拉緊的生活中,喘息。他最近跟我分享的煩惱是中秋節不知道該跟高中同學去烤肉,還是應該跟國中同學去烤肉。很可愛吧?

17歲的時候,煩惱是什麼呢?好像是,擔心心愛的學長不愛我吧。

我滿29歲了,不仔細想,仍然會覺得自己好像大學生,活在、工作在充滿大學生的環境,很多人都以為我是大學生,殊不知我根本就已經快要跟現在的大學生差上一輪了。

我知道對很多長輩來說,我實在年輕,還有很多很多的可塑性。我就像一個半乾的黏土,雖然彈性不再那麼多,但還是可以被再造的。可是我卻對於我自己,以及我的未來有些疑惑,不是擔心也不是害怕,是疑惑。

我還有多少的可能性?我還可以再做些什麼、學些什麼、想要做什麼?似乎,人好像一旦脫離學生的身分,好像長大了,就會一輩子被這個問題綁住,隨時隨地,不斷地反問自己:我的能力、極限到底在哪裡?

那個小男生還在摸索他的未來,他跟我說,他想轉科轉系,那不是一條很容易的路,可是他有興趣、想試試看。他跟我說,他的朋友、同學的糗事。他跟我說,他煩惱他的髮型在重要場合不是那麼完美。他跟我說,他想去看那一部限制級的電影但是他未滿18

原來,這就是已經展翅飛遠的青春小鳥。

那些聽起來、嗅起來、感覺起來既遙遠又熟悉的煩惱掛慮,原來已經離我好遠好遠。遠到,我甚至已經忘記我曾經也那樣煩惱。

在這一天,101日,當我歡慶我的生日,感嘆我的年紀,疑惑我的未來的同時。青春小鳥默默的飛回我身邊,站在我的肩頭,低語。

「雖然那樣的青春不再,但留下的是宛如蜜糖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