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晚上接到淑玲姐的來電,希望我們週六早上可以到他家去上課。由於淑玲姐家住在民生社區附近,雖然我們家這邊有一班公車可以直接到淑玲姐家而不用轉車,但是由於要從南台北到北台北,我們還是必須提早出門。星期六上午九點20分出門,九點半搭上公車,10點10幾分才到達淑玲姐家。下禮拜要早點出門才行。

這禮拜的課程是要討論衝突。每對夫妻或情侶,甚至同事家人同學朋友,都有可能會發生衝突,衝突不是吵架,衝突也有可能只是心靈的拉扯,但是不論如何,衝突的發生到結束,都有可能讓彼此的關係更好或是更壞。這也是爲什麼要將衝突納入課程中的一個重要原因,生活在一起的兩人,若是沒有好好的處理彼此的衝突(不論大小),也許就會導致關係的毀滅。

這次我們的課程是從過去的衝突處理經驗開始的。每個人處理衝突的方式不盡相同,像我在處理衝突的方式就是:不說話。我跟定鼎算是很少很少很少吵架的一對,我們大部分衝突的方式不會是吵架,比較多是冷戰與心理的拉鋸,大部分都是定鼎願意先表態,通常我們不愉快並不會持續太久,最長的紀錄是兩三年前的三天。

我會不開心,定鼎當然也會不愉快,一開始我們都不清楚對方表現不舒服的方式是怎樣,經過了四、五年的深入了解,我們慢慢的也學會了觀察對方的反應,當對方用肢體散發一些訊息的時候,我們都已經學會如何去把握,不會讓問題壓抑太久爆發之後再來解決。而我們都在過去大大小小的拉鋸戰中,學會了一些處理衝突的方式和心得。拿我來說,我以前會犯一個很多女生會犯的錯誤:「他應該知道吧!」,錯!男生的想法跟女生的想法真的不一樣,當女生認為他們「應該會」知道或了解的事情,男生不見得會了解。而且他們不懂並不是因為他們不想懂或是覺得不重要,而是他們真的不知道。打個比方來說,女生常常會覺得男生「應該會」知道女生在生氣什麼事情,或是男生做了什麼讓女生不開心的事情,但是事實的結果是,男生「真的不知道」女生爲什麼前五分鐘還好端端的,後五分鐘就火冒三丈。

我以前也是會覺得「你怎麼這麼不了解」或是「你應該要知道啊」,然後就開始狂生悶氣,後來發現折磨的不只是對方,也是自己,自己在那邊氣的半死,對方還是不知道你在氣什麼。而且兩個人都吃不好、睡不好,還為了天殺的「面子問題」不願意再跟對方妥協。後來我自己想開,就決定,我可以生氣,但是我要學會改變自己表達的方式,「不說話」對彼此的溝通和衝突一點都沒有幫助,我要學著把不愉快說出來,讓對方知道也讓對方有解釋的機會(說不定一解釋就好了),這樣下次才不會又誤觸了對方的地雷,了解彼此的界線在哪裡也是很重要的。

當然,我們也把過去有過的衝突經驗拿出來分享,特別是那種現在想起來心裡還是會怪怪的,或是很介意、不舒服的經驗。淑玲姐希望用這樣的機會,把事情講開,才不會帶著不愉快的經驗到新的婚姻關係中。這個部分涉及隱私,我就不跟大家分享了,但是有幾度因為面對過去的傷痕會有一些難過的情緒出現而不太願意再講下去,可是想到這對未來的我們都好,變佯裝堅強的咬牙談論。

最後,我們按照練習本上的解決衝突的十個步驟,舉例了一個淺藏在我們關係中的一個衝突做練習。我們針對這個問題實際的作練習和討論,我們找到一些我們彼此都覺得好的解決方式,過程中沒有爭吵,只有不斷的聆聽對方和討論,感覺非常好。

課程結束前,淑玲姐給我們一張「問題解決誓約」希望我們針對上面的誓詞做討論和修改(改的比較具體或有可行性),然後簽名確定自己可以做得到,下次上課交。

註:往後星期六都改在淑鈴姐家上課,或是平日晚上在耕莘。由於下次的課程主題是「財務規劃」,因此有一份有關財務的作業要寫,還有要畫一個理想中的家。我很喜歡這次課程中的內容,我覺得幫助非常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