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要有白色的落地玻璃窗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要有鑲著碎珠刺繡迎風飄揚的長窗簾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有一整大櫃一落一落的文學設計書籍堆疊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咖啡味中要帶著很濃的奶香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沙發上一定會有柔軟的抱枕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會有西村由紀江的音樂緩緩流瀉到每個角落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如果當夢想與理想不再只是幻想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也許我壂起腳尖,就可以看到全世界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也許我跨出腳步、伸出手,就可以在維也納喝到一杯咖啡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也許當我跳躍,拉斯維加斯的燈火就在腳底下閃耀
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如果年少的熱火不因年紀漸長而失溫
也許「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的夢想就不會融化...

當我們逐漸成長,所有的包袱、考量、因素、理由拉著我們划向更現實更物質的世界。放下傲慢不羈,開始了解為了五斗米折腰是什麼感覺,最初的夢想被鎖在潘朵拉的盒子裡,那是最純真、最美麗也最危險的冒險。

現在的我們,只能偶爾試著回憶「如果我有一間咖啡屋,」的癡狂和青春的曲調。

卻已沒有勇氣。


西村由紀江-「美好的事情」

西村由紀江-「就從小小的幸福開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