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荳離開我們,很快的,過了三個多月了。好像事情已經很淡很淡,很遠很遠。但是,我們走了好久好久。

我不曾面對死亡。過去,死亡對我而言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不知何時會來,不知如何而來。我不知道面對死亡會是怎樣痛苦,感覺那都是要很久很久以後才會學到的東西。

豆荳來的突然,是我們在沒有準備的狀態下來臨的。很倉皇,很不知所措,很多很多的擔憂,驚訝多過於驚喜。我們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摸索和學習,一點一滴的累積對於這個生命的愛。

然而,豆荳離開的也很快,只有短短的12週。

但,這12週,是我有史以來,生命最豐富精采的時刻。

以前,我是一個喜歡有計畫有安排的人,做什麼事情總是按表操課,效率高風險低,而且能夠有「一切都在掌握中」的安全感。工作上是,結婚時是,一度也認為買房買車生孩子也都應該是。

有人說「孩子是上天給的禮物」,這句話一點都不假。當我忽然發現我要當媽媽了,當我第一次看到那個心跳,當我聽到那個模糊不清卻很快的胎心音,當我開始期盼每一次照超音波我在這些點點滴滴中,發現這個禮物的美好。就是應該要這樣慢慢的看、慢慢的學、慢慢的體會,直到他/她出世的那天。

很多事情可以被計畫,唯獨只有生命無法。

生命的離去,往往在我們所認知的範圍之外。當我們聽到生命悄然離我們遠去,那個椎心刺骨的痛,我到現在仍然無法忘懷。一開始真的很難以接受,甚至,我們無法見到這個孩子。這是一個很難熬的過程,我們彼此扶助、彼此安慰,當我們都脆弱的時候,我們只能一起祈禱,懇求天主的幫助。

我們交談。一直談,縱使我們淚如雨下,縱使我們有很多疑惑,縱使我們無法理解這樣的安排為的是什麼,我們還是一直交談。在交談中,我們得以被安慰。

醫生告訴我們,懷孕初期因不明理由而流產的比率很高,大多是因為胚胎本身發育不完全。而我們,包括現在看著文章的你,我們都是那幸運得以生存下來的百分之四十。

生命的來臨如此精密、美好、不受預測,也許我們都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太驕傲也太自大。當生命拋棄了一切性別、時辰、生肖、星座、血型,生命只是生命,不屬於任何人,只屬於上天。當有一天,你期待一個生命能夠翩然降臨,卻屢屢失望時,你還會在乎這個生命符合眾多條件和標準嗎?那些標準、條件,是不是還比生命本身還重要?

即使,生命藉由母體成長、汲取養分,但他還是屬於他自己,誰也沒有權力剝奪他生存的權利。就像,一個生命要離去,誰也沒有辦法讓他留下來。

這一課,學的好辛苦、好傷心。但是,更讓我知道,生命的價值、力量、希望,我們仍然把盼望放在遠方,感謝豆荳這短短12週的付出和犧牲,我們會帶著生命本身的力量,繼續向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