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周六的早上,我們決定要去上第一次的媽媽教室。上課的地點,就是平常產檢的醫院,離家不遠。第一次上課,很新鮮,新手爸爸做筆記比我這個新手媽媽還勤。放眼望去,好多產婦唷,肚子有大有小,有的根本還看不出來有肚子呢!

上完課回到家,其實有點疲倦,正當小睡片刻時,卻在如廁時發現有不明的咖啡色出血。我心裡有點緊張,覺得不太對勁,我跟定鼎說是不是應該去看個醫生?但因為星期六下午很多醫院都已經沒有門診了,我只好上網查看其它婦產科有沒有周末門診。

就在我們家附近不遠,有一家滿有名的婦產科,有周末門診;我立刻打電話去掛號,掛的是晚上的診。這下,我心神不寧,午睡也睡不好,總覺得不太放心。

晚上出門吃東西,定鼎還告訴我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吃,最後我們一起吃了一個潛艇堡後,才出發去醫院。我的號碼很後面,我們等了好久,坐在長椅上,看著候診室裡小孩子跑來跑去,心想:天吶,我們以後也會這樣有小孩耶!這真是一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

我們聊著聊著,是聊到孩子的名字。太難、太甜密,也太多想像了。

原來我是最後一號,走進診間才發現我忘了帶媽媽手冊,護士問我預產期,推估已經滿3個月,隨後帶我進入超音波室。實在很興奮啊,下次的產檢是安排在下週末,這次來看醫生,又可以多看一次超音波。

醫生進來,幫我照超音波,哈,豆荳,你長大咧!我看到你的手和腳了!這時醫生說:「沒有看到胎兒的心跳耶….

怎麼可能?!我和定鼎同時驚訝的望向醫生,醫生嘗試再次的在我肚子上游移,以各種角度試圖尋找胎兒的心跳。沒有什麼跳動的小點都沒有

「你目前已經滿三個月,可是胎兒現在長度只有9周大,而且似乎真的是沒有心跳你們整理好,再到診間。」醫生婉聲的說。護士抽了兩張面紙給我,也出去了。


我握著定鼎的手,我們兩個人的手心都是冰的。滲了汗。

發生這個情況有很多的原因,有時候只是胚胎本身不健康,不是媽媽的問題在婦產科這種狀況很常見,有時候甚至有產婦到5個月了,胎兒忽然失去了心跳現在情況看來應該無法自然排出,需要做人工流產….可以考慮幾天,不要拖太久,怕子宮內感染」我的腦袋像被轟炸機炸過一樣,嗡嗡作響。我強作鎮定問醫生:「術後會不會有後遺症?」醫生看我:「不會,」他似乎看出我的心聲「不會影響下次懷孕。若你擔心,下次懷孕可以請醫生幫你開低劑量的阿斯匹靈。」

我抓著包包的手,在桌子底下顫抖著。

「你們還年輕,還是有機會的。這不是你的問題你們可以回去想一想,如果有需要,隨時都可以回來找我。」體貼的安慰實在更讓人難以承受,護士在我們離開診間時,遞了一些面紙給我。

回到家,放聲大哭。定鼎沒說什麼,只是坐在我身邊,難過的低著頭,一邊拍我的背。

星期天望彌撒,我在祈禱裡經歷了一場風暴,我生氣、發怒,摔了所有我可以摔的東西,最後,我無助的哭了,我問祂:為什麼?祂給了我一個微笑,抱著豆荳,離開了我。

週一晚上,掛了號,再次確認胎兒的狀態,並安排手術時間就在週二一大早。這晚,異常難熬,感覺就是這麼真實,豆荳就在肚子裡,但我似乎沒有好好的保護、照顧他,他就要離我遠去,我卻連他的樣子都沒有看過。定鼎勸我早點休息,可是我卻怎麼也無法安心。

隔天手術過程很順利,但是我卻對麻藥有點敏感,退麻藥的時候一直嘔吐。我請定鼎在手術前跟護士提說我們想看看孩子的要求,定鼎說,同時間手術的另一對夫妻的爸爸也跟護士講了同樣的話,可是都礙於醫院規定,而無法如願。

親愛的豆荳,爸爸媽媽不需要你知道什麼,我們只要你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們愛你,永遠永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