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626.JPG  

我今年第一次過母親節,感覺很特別,也很有感觸。其實我這篇文章本來打算在母親節當天要PO的,可是,思緒很混亂,一直無法下筆,想講的話很多,能表達的字彙太少,所以就一直拖著。

這一切都要從四旬期開始講起。[四旬期是什麼?請點我,四旬期過完就是復活節了]

我記得四旬期剛開始,就遇到了311日本大地震,新聞每天每天不斷不斷的播送那些災難電影般的情結,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我怕的不是末日來臨,我怕的是,當我遇到如此不可預測的天災時,我必須看著我深愛的人痛苦的死去。我無法想像,我會如何的保護我的孩子,我會怎麼樣用盡所有的力氣讓我愛的人活下去,如果平平害怕的大哭的時候,我會用什麼方式保護、安慰她?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開始體會四旬期當中面對死亡、害怕、誘惑的生命幽谷,我不斷的探索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可是我一直沒有答案。

我的內心對於死亡的恐懼,揣揣不安,我一直覺得我的內心很不平安。

然後,3月底,我聽我媽說外婆一直進出醫院,狀況不甚樂觀,我媽一直跑台北,我勸我媽說,其實很多事情可以放下,應該要多在台北陪陪外婆。4月連假結束,我妹回高雄,我小阿姨4/6晚上急摳我媽,說我外婆狀況真的不好,要我媽趕快把東西整理好上台北,我妹問我,她不知道要不要陪我媽上台北,我想了想說:你陪她上去好了。我媽心情焦躁,有我妹的陪伴,應該會好一點。那時候我在想,週末帶著平平上台北一趟吧,給我外婆看一看她。

4/7下班後,我妹一直跟我聯絡,說我外婆腎臟已經衰竭,血液中的氧氣濃度一直掉,呼吸和心跳都不規律,我聽了一直發抖,洗完澡,一邊照顧平平,我一邊幫我外婆唸玫瑰經,我好想上台北啊!然後,8點半,我妹傳簡訊來,說外婆走了,我整理了簡單的包袱,跟我弟搭9點多的高鐵直奔台北。

外婆的告別式採佛教儀式,又要配合北一殯的靈堂時間,所以就一直要到5月。

我第一次面對長輩的離去,我覺得我的心破了好大一個洞,好黑好深,漫無邊際。

那段日子,我一直想到聖經上的一兩段故事,「當耶穌來到拉匝祿的家,拉匝祿的姊姊哭倒在耶穌跟前說:如果禰提早來,我的弟弟就不會死。耶穌看到拉匝祿的姊姊哭了,也難過了起來」,另一段是「耶穌上了山園祈禱,因為他知道自己即將面對審判和父所預備的死亡」。

面對天災的害怕,讓我想起耶穌面對自己死亡的害怕,那時候,耶穌也是害怕的吧?!面對外婆的離世,讓我想起耶穌面對自己好友的死去,也是那樣的傷心難過。

我很混亂,很多事情重疊在一起,太多的感受,讓我無法負荷。

有一天,我在幫平平換衣服、哄睡的時候,喚著平平:「寶貝,媽媽來幫你囉!」,忽然,我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外婆是不是也用這樣的心情在照顧我媽媽呢?而我媽,在30年前,是不是也是用同樣寶貝的態度,對待襁褓中的我?這些疑問和影像,忽然的在不同的時空中,相互重疊的在我的頭腦裡,我好傷心好難過,我親愛的阿婆,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教導照顧我的媽媽,而我的媽媽也用同樣的方式,拉拔我,我今天可以站在這裡,親暱的對著平平喊「寶貝」,都是她們的功勞啊!

我和我的好朋友分享這個過程,她很溫暖的告訴我,這叫做「愛的循環」。

我的阿婆愛了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從阿婆那裡傳承了同樣的精神所以愛了我,而今天,我有了這個愛的能力,所以我愛平平。

忽然之間,我走過了四旬期的幽谷,我感到一些復活的喜悅,我真心的感謝天主,謝謝祂這樣愛了我們。也謝謝耶穌,用祂的經驗陪我走過這段人生的黑暗。

做為一個母親,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養兒一百,擔憂八十。這將是我從今以後,身為一個女人、一個媽媽,最大最大的一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