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4/7晚上八點三十三分因多重器官衰竭,走完她這勞苦的一輩子。

我沒能趕上送外婆最後一程,我只能盡快上台北,想看看外婆最後一面。我不能再多做甚麼,而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

記得10幾年前,外婆長住我們家,後來某天忽然發現外婆有半邊不能動,而後證實是中風。中風的前幾年,外婆都是住在我們家,還請了一個很開朗的印尼幫傭照顧外婆,我已經忘了後來究竟是甚麼時候外婆被接到台北小阿姨那裡,年復一年的,每次去看外婆,就覺得外婆更老了更老了。

我從來都不能跟外婆溝通。因為我不會講客語,外婆不會講國語。

可是外婆脾氣很好,有時候雖然比手畫腳的大概也了解外婆的意思,總是裝做聽不懂,外婆也只是翻一個白眼,然後我們相視而笑。

不知道為什麼,我這幾天,一直想起來外婆的那個笑容、那個表情。

阿婆啊,你是要告訴我,你現在也是那樣笑著的嗎?10幾年的病榻生活,是不是好苦好苦?

聽我妹說,阿婆在最後最後要離開之前,兩眼都流了一滴淚。我的心好痛。

那是牽掛,是牽掛啊!是身為一個媽媽,說不出口,卻放在心上的牽掛啊!即使,外婆高齡95,我最小的阿姨都50來歲了,那種當媽媽對孩子們始終放不下的牽掛,就算在臨終時,還是那樣的深刻。

我跟我妹說,真的是,要當了媽媽才能了解這種心情。就算我今天90歲,陳平平也60了,我對她還是會有很多很多的擔心。

阿婆,我會永遠記得你健康的時候笑起來的樣子,就像你現在離開,也好像健康睡著的樣子。

你一定要去那個更好更好的地方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