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己說:我是個嚴肅又正經的人。

這是她自己說的。換個方式講,就是,我並不認同。 :〉

我想一下我第一次看到她是什麼時候?是59屆陶成營的三籌,地點是在台北的主教公署,也就是我現在上班的地方。那時候我認識的人真的很少,所有的工作人員,我大概只認識5/6,非常的慘。

姑且先不要說我那時一肚子大便的心情好了,當我知道她是總務的時候,心裡是這麼想的:哇!她看起來真是個嚴肅又正經的人!後來中午休息的時候,她也是老和江適然同學(糟糕!我可能又要寫一篇來介紹她了。)匿在一起,講悄悄話,看起來頗是排外;那時候覺得,這個人應該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要不是我認識她姐姐在先,打死我也不太可能跟她太熟悉吧!

可是,人真的不能太鐵齒,不然之後就會覺得自己很像講話不算話。

自從當上秘書之後,相處的機會變多了,漸漸的發覺,她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個樣子。老實說,別看她眼睛小小的,好像一年365天,她已經364天沒睡好的樣子,這小子頭腦轉的可快了咧!她是個思想跳躍的人,我必須承認。我也發現,她也喜歡觀察別人,細細的觀察這個剛認識的人是不是和她磁場相同,發掘對方的優點和特點,是她的專長。從這一點看來,它應該是個敏感的人,雖然說,她比較想隱藏這個部分,可是和她在一起,這個部分會讓人不知不覺的想把很多事情告訴她,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變的好像再照顧很多人似的。

基本上,我覺得她是個可愛的人,而且可愛到不行,已經快有當寵物的資格了。

她說,很多人說她很搞笑,可是我覺得她的搞笑,是有目的的。在場面很冷的時候,她的搞笑變成是一種破冰,再氣氛凝重的時候,她的搞笑變成是一種舒緩,在心情沮喪的時候,她的搞笑變成是一種動力;這樣說起來,基本上,她應該是一個城府很深的人......

在平常的生活中,她的人生哲學應該是,在相同裡面發掘不同,在平淡中找到快樂吧!

她擁有一大票『他們家』的朋友,每一個『他們家』的人都有不一樣但是和善有趣的特點,我猜,這應該也是近朱者赤的原因吧!

不知道這樣,我對她的認識夠不夠深?不夠我也盡力了,畢竟,我也是這兩個月才比較了解她的。

如果真的不夠......好啦!我再寫一個PART-2就好了嘛...
(嘟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打著鍵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