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怎麼長大的?有沒有過叛逆的青春?

我最近看公視的「危險心靈」很有感覺。每次看到就讀國中的主角現實和理想之間取得平衡的不容易,我都會有一種霎時回到國中時代的感覺。

國中時代,一個必須尷尬面對生理成長,卻又急需肯定自我心理成長的年紀。不想被束縛在傳統升學的壓力之下,又想掙脫般的往窗外自由飛去肯定自己。有時候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做一些什麼,但是實際上卻又什麼都做不了。不想墜入和習慣大人的世界,想努力活出自己,可是卻又期待別人的了解。

就是這麼的矛盾。

我也想起我國小的老師。至今想起這個人,我都不願意去承認他是一個老師。小五,我轉回高雄唸書,進了他的班級,他如風中殘燭,斑白的頭髮地中海禿,已經不能筆直的背,再過3.5年就要退休了。我一直以為這麼老的人不能當老師了。印象中,所有的上課就是念課文,回家作業總是數學或是國語考卷,偶爾會有需要動筆的作業,但是他才來不改作業,都是叫每排的排長檢查,然後自己拿他的印章蓋「閱畢」的字樣。

那時候他就開始班上的補習文化,只要補習的那天,回家作業一定是數學考卷,有補習的同學就是到補習班聽老師把答案卷上的答案「念一次」,請注意!是「念一次」喔,可不是「檢討一次」喔。來不及寫?沒關係,唸完一次,他會直接把答案卷給大家抄...

有沒有差別待遇?當然有!去補習的學生他一定比較疼愛,我曾經去補習過又不補,因為我覺得根本沒用,考卷抄完答案他隔天又不改不看,100分又怎樣,還不如不要浪費錢補習。不補習之後,他總是會找機會酸我,我已經忘記他講過什麼話了,但是我知道他總是把那些有補習的學生當寶,沒補習的學生當沒救的廢物。

畢業那時候,我小學六年的成績是全班第三名,比起他那些寶貝學生好太多太多,他真的很不高興,我印象最深的,是他酸我說:「是不是以前的老師把妳成績寫錯啦?你的成績哪有那麼好。」我才不想管他,我還是耀武揚威的領我的市長獎。

當然,我除了這件事情讓他牙癢癢之外,我還曾經參加過一篇作文繪圖比賽,拿了全校第三名上台領獎。他當然也是滿臉不屑,好像我寫的是大便,竟然也可以拿全校第三名。

Anyway,我還是活的好好的,一點都沒讓他失望。 XD


「我也想唸書啊!也想考高中啊!可是我不能過的自由一點、快樂一點嗎?我這樣有錯嗎?」這是"危險心靈"的主角的經典名句。多微薄的願望。

教改,改變的是什麼?真的能讓學生自由和快樂一點點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