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都記得再我學齡前的一段記憶。那是一個每天下午都可以向媽媽要個五元,買一個甜味的麵包幸福滿足的回憶。

我還記得我要穿過我家的後門,走過理髮店,經過機車行,在走過一條巷子口,就會到的那一家麵包店。洗髮精的味道和機車行的味道,然後就是麵包店飄來的陣陣香味,從玻璃櫥窗望進去,每個麵包上晶瑩剔透的糖漿,散著麵包剛出爐的餘煙渺渺,那時候我很愛吃草莓夾心口味的麵包,酸酸甜甜的草莓果醬,包裹在悶熱悶熱的麵包哩,咬下去的每一口都是一種幸福的滋味。當然,我也愛吃一種狀似貝殼,甜奶油夾心的麵包,還有淋著巧克力醬的萬年麵包不敗款。:〉

長大以後發現,幾乎身邊的每個女性朋友都愛吃甜食,甚至可以只吃甜食不吃正餐。其實,我不是個甜食愛好者,甜食對我而言當然也沒有太大的魅力,幾乎大部分的甜食在我吃下口的那一刻,都會被我評上「太甜」的評語,我無法接受太田的食物,那會讓我的頭腦因為糖分過高而酸酸腫脹、渾沌不清,唯一還可以分辨到底是好吃還是不好吃的只有起司蛋糕,然而只要有吃蛋糕的機會,我也是情有獨鍾的只愛起司蛋糕,除了起司蛋糕以外愛吃的蛋糕種類就是長崎的蜂蜜蛋糕,但是這種好吃的蜂蜜蛋糕在一般咖啡館或是麵包店並不常見。

我看過許多女性朋友在心情低潮的時候會很想吃蛋糕,再開心的時候會很想吃蛋糕,再和好朋友聚會的時候更是不會忘記來一份蛋糕,「蛋糕」在許多女生的心目中,既是慶祝也是安慰,慶祝難得的這一刻,也安慰失落傷心的這一刻,當糖分在口腔中瞬間轉化成動能,女生又可以重新獲得力量大步往前。

我愛的不是蛋糕,而是那個簡單只有淋上巧克力醬的白麵包,悶悶的麵粉味配上微甜的巧克力卻可以讓我獲得極大的滿足,在嘴裡嚼的越久,麵包的香味在嘴巴裡四溢,和巧克力形成一種恰好的平衡。

吃甜食就應該這樣慢慢的享受,享受它在嘴裡的味道,享受它在心理的滿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