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我們很準時的9點05就從家裡出發,去吃個早餐,20分就搭上公車,到淑鈴姐家的時候才9點55分,很剛好的時間。是個非常非常炎熱的夏末,秋老虎發威的時刻。

這次的課程主題是「財務規劃」。由於淑鈴姐需要一些準備的時間,因此我跟定鼎就在現場畫起上禮拜的作業(我們都忘記還有這一項)-理想中的家,好多出一些時間讓淑鈴姐看一下我們填寫的問卷,重整我們的資料。我們畫好了以後(因為還要上色需要的時間有點長),淑鈴姐也準備的差不多,就從我們畫的圖中分析我們的個性。我跟定鼎都是畫兩層樓的透天厝,都有畫cookie,都是畫四個人(兩個大人兩個小孩),不過我的房子是沒有門的,只有落地窗,就當作是門,而定鼎在房子的二樓兩面(前面跟右邊)都畫上窗戶,他的房子是有大門有門把的那種。淑鈴姐說,大門的門把代表了邀請的意思,我畫的大門沒有門把,表示我的內心有部分是有秘密的,我不會主動與人分享這個部分。的確,我希望我能保有部分的秘密,也許是我心中的一些想法,也許是會傷害到一些人的,即使是定鼎我也不會讓他知道,但是這是很小很小的一個部分,我想專屬於我。淑鈴姐問定鼎會不會介意,定鼎很慷慨的說沒有關係,真是謝謝了。淑鈴姐又說定鼎畫了兩面的窗戶,代表他有一些心裡的話是需要旁人旁敲側擊的,定鼎也直言不諱,不過我想很多男生大概都是這樣吧!不善於表達自己心裡的感覺,尤其是對很熟悉的人,例如:家人、另一半。

淑鈴姐針對定鼎表達上的困難作深入的討論。其實這個部分是延續上個禮拜談「衝突」後的延伸,淑鈴姐問定鼎究竟他認為表達自己的想法上有怎麼樣的困難,或是他覺得言不及義的地方。我們藉著這個討論把上個禮拜(也就是上次上完課後)我們發生的一件拉鉅當作例子。對於這件事情坦白說我並不是很想討論,一方面是我自己已經作了一些決定,另一方面是這件事情在某程度上對我而言是一種傷害,再討論,感覺就像在還沒結疤的傷痕上翻攪,我在這件事情上其實已經對定鼎說明我的感覺了,就算我不想再次討論,但是還是會隱隱的希望定鼎有些回應,事實上,他並沒有任何的回應,所以我就在這種不想去面對問題,但是還是默默的希望聽到一些什麼的心情下討論了起來。是什麼事情,我就不跟大家分享了,可是這是一個非常難受的過程,因為要討論一件很受傷而且絕望的事情是很難的,而且還要佯裝堅強的討論它,即便眼淚在眼框裡轉啊轉,還是要說出那些明明很難說出口的話,就變的更加的艱辛。現在想起來很是很痛苦… ~> <~

淑鈴姐歸納了事情的癥結,定鼎在表達兩個訊息以上的方式對定鼎而言是有困難的,爲了顧及我的感受以及他所要表達的真正意涵,他反而會不知道要如何開口或是怎麼說才好。而我,我還是再學習如何”明確的”表達我的感受和我的需要,是重要的。我要學著不要放煙霧彈給定鼎,定鼎要學會發現我的需要。我發現我們在這方面真的很需要練習。淑鈴姐說,他發現我們兩個都有很難說出來的話,所以要逼著我們一直練習,我們要學著把很難說出口的話說出來。這真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花了很多時間在練習解決衝突,緊接著就是這次的課程「財務規劃」。

我們上個禮拜回家的時候有帶了一份作業回家,大抵是提出一些婚後關於財務的處理及規劃問題,包含了雙薪或單薪、保險、投資、置產、存簿、遺產、負債、貸款..等等的看法,這部分早在還未計畫上婚前諮商的課程時我跟定鼎就大致聊過,不過沒有很詳細,畢竟那時候的想法中只有薪資的分配和家用而已,但是我們已經說好家中的收入就分三類的存簿,我們都會有一個個人帳戶,其餘大部分的薪資就存入共同帳戶中共同使用。但是這次討論的比較細節,究竟個人帳戶每個月可以留多少錢是自己的,又是多少錢入到共同戶頭?當個人要使用個人戶頭中的存款去購買個人用品(舉例小則PDA大則汽車)需要和對方討論嗎?多少金額以上需要討論?個人名義的負債需要告知對方嗎?可容忍對方私底下的負債嗎?對於孝敬父母、兄弟姊妹借錢的看法,若對方失業或生病住院有該如何支配金錢?都是我們這次討論的題目,由於討論的題目太多,我就不一一和大家解釋了,我提出一個比較有趣的題目和大家分享-「預算表」。

這個預算表就是要列出雙方的收入,以及每個月固定的支出,包含了伙食費、房租、交通費、油錢、貸款、保險等等項目。這個預算表在我跟定鼎寫完之後,兩人有交換看了對方的列舉的項目以及預算稍作討論。在收入方面,定鼎是比較樂觀的那種人,他寫的是未來我們的薪水,我個人則是比較保守,寫的是我們兩個目前可以拿到的薪水,定鼎在看完我的預算表後,立即就修正了他填寫的金額。而後在課程中我們針對了每個支出預算上作討論,有幾項是我們預算差異較大的,例如伙食費,我是以我可以最節省的開銷來算,一天的伙食(包含早中晚)是150元,我竟然天真的拿我的標準套在定鼎身上,因此我算兩人的伙食一天300元,一個月才9000元,而定鼎是算兩人伙食一天500元(包含週末有可能出去吃點好的),一個月15000元。我後來發現我真是太天真可愛了吧?如果陳定鼎真的一天只吃150元的東西,不出兩個禮拜就會變成一個清瘦俊俏男了吧…我想。

後來我們發現,以我們現在的薪資,要維持一個家(還不包含小朋友喔),祇能說剛好而已,每個月真正可以存下來的錢大約只有兩萬元左右,所以想要在金錢上爲教會作奉獻在某程度上是有困難的,但是我們都願意若不能出錢,那就出力吧!奉獻也不僅僅只看金錢上的多寡呀!

這次上課上的很充實,時間也拉的很長,我們到了1點多才結束,可是收穫滿滿,也算是值得了。淑鈴姐在上完課後提醒我們默想:夫妻/家庭的財富不只是存款簿上的金額

註:下次的課程是「婚前輔導-小孩篇」,所以照慣例也是有一份作業要寫。由於淑鈴姐下禮拜六有事,目前還再討論是要把時間延後或提前到星期五晚上。新的這份作業我會在星期三之前放到耕莘,方便淑鈴姐先整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