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任期很快就過去了,在秘書處上班的日子倒數計時。第二年的任期,明白更多的道理、看到更多的問題、了解更多的委屈,有時候會很想寧願當個傻傻什麼也不知道的人,不要有過多的敏感、太多的想法可以在工作上更怡然自得一些,可是我並不是那樣的人。

所以,有時候覺得很累,過於洞察,有時候也不是一件好事。

之前有好友聽到我講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會鼓勵我要講出來,沒有說出來的辛苦和無奈,是沒有人會知道的。聽到這個建議,我便常常在思索:我要說到什麼樣的程度,才可以讓人了解執行祕書的困難,卻又不去傷害太多的人?我,又應該把哪些困難講出來讓大家知道呢?

最近語塞詞窮到一個境界。關於工作的甘苦,等到我語言障礙清除了之後再說吧!

工作結束,定鼎預計七月底工作也告一段落,屆時我們會舉家南遷,搬回高雄。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