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定鼎借住在台北同事家。那天,我搭車北上幫他把剩下的物品收拾收拾搬回高雄,時間有點趕,我便在台北住了一夜。好一段時間沒看到定鼎,感覺有那麼一點點的陌生,聲音很熟悉,反倒是看到本人有那麼點距離感,又遠又近的感覺,很不真實。來個大擁抱的時候,我一把推開他,捂著鼻子皺著眉,他驚恐的問:「怎麼了?!」,我蹙眉說:「你好臭。」

那是某T牌洗衣粉的味道。很濃很濃的化學藥劑味,我很不喜歡,對我個人來說簡直跟臭沒什麼兩樣。

定鼎很委屈的垂著臉,好不容易10來天沒抱到老婆,現在好不容易抱到,又被老婆一把推開還嫌臭。他說他也不喜歡這個味道,但是可不可臭臭的抱我一下?我噗嗤笑了出來,還擺出一副捨身就義的神情說:「好吧!」那天晚上,我一直找一個他身上會有的香香淡淡肥皂味,可是都被洗衣粉味給蓋過了,氣的我一直問他:「你是不是冒牌貨?還是贗品?」

我已經習慣在睡前會聞到那股淡淡香香的肥皂味,那是一種安全感的來源。

這讓我想起以前曾經喜歡過的一個學長,身上也會有類似的香味,每次坐在機車後座,就可以聞到那個隨著晚風拂面而來的味道,總會覺得自己好幸福。我也聽人家說過,就是喜歡聞對方指尖的煙草味,讓她覺得這個人很MAN。辛曉琪有首歌叫做「味道」,對於戀人身上任何物品或本人味道的詮釋,真的是唱到心坎裡。

有時候,我們也的確是用一些味道來認識這個人,不論這個人擦的是香奈兒5號,還是藍色熊寶寶,根據一個人身上的味道,可以臆測這個人是走什麼風格、什麼品味。伴侶其實也有味道,運動型戀人身上有汗水味,家居型戀人身上有肥皂味,時尚型戀人身上有名牌香水味...當你認為伴侶的哪個部分最吸引你,那個部份的味道也就最明顯。

人是感覺的動物,但是需要藉著一些實質的東西來維持感覺的溫度,味道就是其中一種方式。當一段感情逝去,那個令人感到安全的味道也隨之消逝,等到下段戀情再來時,新的味道會進駐心裡,取代舊味道的記憶。

然後,
舊味道,
只剩下一種純粹的回憶,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那是什麼味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