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非常的痛恨那些為了逞自己獸慾、滿足自己變態思想而侵犯幼童少男少女(別以為只有女生會受性侵)的變態狂!我巴不得一八掌、一踹腳把這些變態全部打入地獄!

昨天我在網路上瀏覽,看到勵馨基金會正在舉辦的「
蒲公英計畫」,我看到那些分享的文章,我整個人都沸騰、滾起來:怎麼會有這麼夭壽、變態的人?!很久以前,我帶過一個營隊,營隊中有來自善牧基金會的小女生,她們都是在基金會中表現良好,所以可以外出參加活動。她們的背景堪憐,她們好喜歡好喜歡營隊裡面的氣氛,她們好喜歡好喜歡我們這些大哥哥大姐姐,最後一天晚上的晚會,她們中間有人不捨的哭了,有的心情太過激昂而心律不整昏倒,有的太過激動而癫廯發作停不下來...。我那時候才了解,原來,有人被很變態的方式對待,有人很渴望很需要我們覺得很無所謂的愛。

我很不能忍受這樣的事情。我了解那個當下,或是事情剛發生時都會問自己怪罪自己:是不是我的問題?

我還記得我國中時,在某個高中老師個人的補習班補英文。那時候,座位是老師安排的,我還記得我坐在教室前面數來第二排,我身後是一對雙胞胎兄弟的某一人,上課上了幾次,某天我忽然發現在上課的時候有人從後面伸手摸我,我還以為他在叫我,我轉頭,看他好似認真的看著課本,連頭都沒抬,我以為他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但我錯了,我發現他一直把一隻手放在中空的抽屜哩,從抽屜伸到前面摸我。一開始我只是往前坐,但是,都坐到只剩下椅子不到一半,他還是把手伸出來摸我,於是我嘗試反擊,我拿了一種筆頭很長的原子筆,放在身邊,只要他碰到我,我就拿起原子筆從他手上刺下去。第一次他嚇到,好一陣子都沒再來騷擾我,後來又故態復萌,但他學聰明,摸了一下就閃、摸一下就閃,讓我刺不到他的手。後來我決定跟老師反映,老師幫我換了位子...。我也忘了後來他前面是坐男生還是女生。

這種事情,我遇過不只一次。有時後放學騎車回家,會在路上被襲胸、襲臀,當下也因為嚇到和憤怒,我會立刻「XXX咧XXX」國罵出口。有時候真的很有效,變態會被嚇到,也會引起路人的注意,而不陷自己於更危險的情況。

我也曾經遇過班上出遊時被兩個男同學關在房間裡,壓在床上的危險情況,當時我真的快哭出來了,大概也是因為年紀尚小吧,還好沒發生什麼事那兩個男生看我嚇的蹲在地上都快哭了,就讓開把門打開,我飛也似的逃離那裏。對於那個年紀的我,竟然還會想,是不是我的問題,是不是我或是發育或是製造了機會(但那是那兩個男生尾隨我進了房間,我也只是進到同學的房間看看我要找的人在不在裡面而已),而讓別人有機可趁,我整個青春期都在這種自我壓抑和自我否定下成長。因為我都會覺得,「那好像是因為我自己的關係」。

馬的,才不是!

我一直到20幾歲了,才慢慢瞭解到,這根本不是我的問題。我也才知道,我應該要在那個當下表現出怎樣子的態度,而過去的我,竟然在不知道怎麼保護自己的情況下,也責怪自己,甚至在發育的重要時期不敢抬頭挺胸。很多人都問我、說我:你駝背怎麼駝的這麼嚴重?我只會微笑或打哈哈帶過。我說不出口的是:那時候的我,以為這樣就能保護自己。

看了勵馨的徵文和故事讓我很心疼,也想到過去的自己。現在身邊有很多當了爸爸媽媽的朋友,或是即將當爸爸媽媽的朋友,都應該要看看也要了解,就算你還沒準備當爸爸媽媽,也都應該要知道怎樣保護自己,如果你知道你有朋友或同學正遭遇同樣的問題,請你也務必關心並協助她們。


轉載文章   
「幫ㄊㄚ說ㄊㄚ的故事」- 面對的勇氣

作者:金金兒

今年的盛夏,我第一次在課堂上聽見老師緩緩說出那位孩子的故事...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故事,手偷偷抹去眼角的淚;從活動開始以來我一直想起她...這個勇敢面對創傷的家庭。
 

因為生活壓力,生下英英後,雖然我想親自帶她,但迫於現實生活,只好把孩子託給公公和婆婆照顧;今年英英五歲了,一雙眼睛水汪汪的,嘴巴很甜,常逗的我們夫妻倆呵呵笑,雖心中仍有無法時刻陪她成長的遺憾,但看她現今如此活潑可愛,倒也欣慰不少。

某天,依照往例,要帶她到公婆家,不知怎地她突然很抗拒,不停的哭鬧,先生和我趕著上班,以為只是這小娃兒心情不好突然鬧脾氣。

在車上,英英依然哭鬧著不去"媽咪、媽咪..不要.."一雙大眼哭的紅紅的,揪著我也心疼,但公司無法請假,我哄騙著她"英英乖,媽咪、爹地下班會馬上去接妳好不好?",英英一直哭到公婆家..那是第一次她出現如此反常行為,但我卻未多加留意...

往後的日子,早上要到公婆家,她就鬧的特別兇,不管我怎麼哄騙就是不聽,回來後也很沉默,之前愛笑的臉龐再也不笑了;先生總說或許這年紀的孩子就是這樣,但不用到公婆家的日子,那天她就顯得特別愉快...似乎不太對勁的警鈴在我心中作響....卻為時已晚。

那天又是一陣哭天喊地的吵鬧後,晚上下班幫英英洗澡,陪她唱了她最愛的兒歌,我問她"英英,為什麼那麼討厭去阿公、阿嬤家呢?"

忙著玩泡泡的雙手突然停了下來"媽咪,我以後可以不要去阿公、阿嬤家嗎?"

"為什麼呢?阿公和阿嬤都很喜歡英英耶..要是英英不去,他們會很傷心喔"英英不說話了..

"英英討厭阿公、阿嬤嗎?"

聽到這句話的她,揪著雙眼看著我"那我可以去有阿嬤的家就好了嗎?"我問她為什麼,英英討厭阿公嗎?

她緩緩點了頭"我討厭阿公,媽咪,阿公壞壞,他用手手戳這裡,痛痛...英英不要,阿公說沒關係...媽咪,這裡痛痛.."我看著她手指的地方,心情激動不已,眼淚就這樣一直流了下來,那天我抱著她在浴室大哭了起來,年老的公公竟向自己孫子伸出狼抓....

出來之後,我和先生說了這件事情,先生一直認為是孩子亂說話,他敬愛的父親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我和他大吵一架,我要他面對現實,我們的孩子受傷了,而兇手正是公公;隔天我辭了工作,帶孩子找了位心理醫生,孩子起初很害怕,醫生帶她到一間遊戲室,和她玩起布娃娃,英英拿著布娃娃模仿公公對她做的一切,我的心幾乎要碎了,自責與愧疚一直纏繞在我心頭。

醫生建議我和先生也必須一起來做治療,孩子現正處於敏感時期,需要家長的力量陪她面對,而夫妻面對這種事情通常內心也會遭受很大的衝擊...回家提了這件事,先生一直不願意。

之後的日子裡,公婆家問怎麼不再把孩子帶過去,憤怒的我對著公公大罵他一頓,我嚷著要將這件事情訴諸法律;面對公公的否認,家族接踵而來的壓力,先生在這件事情與工作間顯得心力交瘁,但他仍然不願承認父親會是這種人;那天我們又為此事吵架,我要英英在先生前面告訴他阿公是怎麼對她做出那些事,英英乖乖的照我的話在先生面前說阿公如何欺負她,她很痛...先生壓抑的情緒終於也在此刻爆發"夠了,不要再說了"一巴掌這樣打在英英的臉上...

英英哭了、先生哭了...他抱著她一直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走過去環抱著他們,我心中沒有勝利感,我們只是3位心徹底受傷的人..那夜我們哭了很久,而先生終於答應一起接受治療,輕聲和我說了聲對不起。

先生問我"以後該怎麼辦?英英會好嗎..?"

"我不知道,但現在能陪在她身邊給她力量的也只有我們,她永遠是我們的孩子,我們要好好保護她,以後的事情先不管了,現在要讓英英快樂比較重要.."

看著英英的安詳的睡臉,陪她癒後的路還好長,我和先生只能期盼從前那帶著笑逗著我倆的快樂天使,還會再度回來我們身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