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們舉家出去用餐,席間,有一個長相甜美的女服務生在桌間忙來忙去,聽曉琪說那個女孩是他們店裡的常客,對她有印象是因為每次她進店裡,總是臭著一張臉,曉琪不懂為什麼長的這麼漂亮的女生,臉要臭成那樣。

曉琪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個女生是原住民,阿美族,而且念個很不錯的學校。臉色很不好看是因為她不喜歡人家知道她是原住民,她覺得很丟臉。正因為如此,她特別認真唸書,希望不要被看不起。

我覺得好困惑,是原住民是這麼丟臉的事情嗎?本來定鼎還興致盎然的想在她來到桌邊的時候,跟她做個朋友、問問她的原住民名字是什麼的。

是哪一個種族的人,真的有這麼重要嗎?這跟「被看不起」有什麼關聯嗎?

我聽過很多關於原住民非常不能認同自己是原住民的例子,很多人刻意的矯正口音,刻意的融入漢人生活,刻意的不提起自己的家鄉,刻意的不跟所有的家人連絡,只是怕有一天,自己是原住民的身分會被發現。

我覺得這樣的人,好可憐好可憐。

如果自己都不能認同自己的身分,就是自己就已經先看輕、貶低了自己,憑什麼要別人看的起?如果連肯定自己內在無法改變的身分的勇氣都沒有,那還會有什麼立場去要求別人也同樣的肯定自己?就像,我們生來就是亞洲人,就是有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珠,即使我們不是生長在亞洲,但是當踏上、碰觸到亞洲的文化,就算再怎麼逃避不熟悉,仍然會有近鄉情怯之感,這是再怎麼樣都無法抹滅,流竄在身體裡每一滴血液中的自我感受。

我想起阿妹曾經在節目上說過她以前的一個故事。有次有個人跟她聊天,閒聊中無意發現阿妹是原住民,立刻就不好意思的跟阿妹說:「對不起!」,阿妹心裡覺得好奇怪,為什麼要因為知道她是原住民而要跟她道歉呢?原住民就原住民啊,這跟台北人、台中人、高雄人…是一樣的啊!還不都是居住在台灣。

定鼎說,大概是那個女孩年紀還小吧,總是希望不要跟別人不一樣。但願如此。我希望她有一天能夠體會,她的身體裡,有一種文化何等美麗的血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