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早該寫這篇文章了,距離上完這次的課程都已經超過一個禮拜,只是最近的生活有些複雜,在多突然安插進來的情緒,讓我很難安靜的思考與提筆。

這次的課程就安排在我跟定鼎從德國世青回來後的第五天。我由於睡的不好、太疲倦又加上遲到的生理期和小感冒,從回來第二天開始,時差和頭部劇烈的疼痛就一直困擾我。定鼎在回來的隔天就上班去了,然後還立刻被安排出了兩次的差,完全沒有休息的他,也是小感冒加上時差,讓他一整天都昏昏沉沉。

一直到我們上課那天,我們還帶著德國世青的夢境,似有若無的飄到耕莘上課。由此可知上課多半的時間我們兩個都處於神遊的狀態,左邊聽進去的話,在頭腦裡好似認真打轉了一圈,立刻又從右邊竄了出去,有時候會覺得淑玲姐講話的聲音越來越遠…越來越小…。怎麼?!淑玲姐站在大大草原上的祭台上講話?!回過神,原來我恍神了。

這幾天回想了一下,那天我們究竟談了些什麼,我跟定鼎好像都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因為主題是溝通,淑玲姐拿了一份之前做過的評量結果給我們看,點出了幾個比較重點的題目,也許是我們兩個想法南轅北轍,或是兩人想法太過於樂觀,都提出來要我們稍加注意。

此外我們還做了一個溝通練習。這個練習很適合男生做,因為男性朋友都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感覺。這個練習是這樣的:在溝通的過程中,「明確表達」與「積極聆聽」都是很重要的,因此定鼎練習明確的表達他希望我可以去做的事情,而我在重複我所聽到的要求的意思(有時候聽到訊息者對訊息的看法,與傳送訊息者的意思有不同,所以必須在次確認),然後再說出我對這個要求的看法或是想法。

看起來很簡單,可是坐起來還漫難的。而且在第三者面錢做這個練習,老實說有點尷尬。但是我想對定鼎(或是對男性)是有幫助的。

我無法寫的太深入或太多,因為我實在記不得了,所以在此停筆。

註:由於下禮拜淑玲姐有事,因此暫停一次。再隔週的週末定鼎有可能會出差,因此與淑鈴姐商討是不是可以利用平日的晚上上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