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的店面玻璃分成裡外兩個世界。外面的熱空氣在空中震動,裡面的咖啡煙在屋裡飄蕩。

你坐在我對面,看著星冰樂的杯子滲著小小的水珠。你默默的說,「幾年沒看到,你變漂亮了!」。我聽了酸。

幾年不見,你也變的消極了,當年那個意氣風發、呼風喚雨的你,反倒是削了氣勢。如果你今天找我出來,只是為了讓我看見你的苦樣子而同情你,那也不必,我結婚了。當年,我留著眼淚的晚上,你多狠心?

那一晚,下暴風雨,不只屋外,也下在我心裡,我打從腳底板的一陣寒氣,什麼叫做心灰意冷,我那晚也嘗盡了。我哪裡也去不了,恰巧來的颱風把我給困在家裡,我在你給的深淵裡不停的呼救,誰來救我?

誰來救救我?誰都好,來拉我一下。誰來救救我?沒有人。

我冷眼看著你。一絲痛,在胸口陣了一下。

「我忘不了她」,你從牙縫中嘶嘶的發出聲音,「是我害了她」。那個已經離開的女孩。你說,你對她用情至深,你本來想跟她共度下半生,你說遇見她是種緣分,你說她最喜歡穿藍白色橫條紋…

是,我真的不能了解若是兩人在不同的時空,那會是怎麼樣的感覺。但,你總有一天會讓痛苦過去的。就算你不會,時間也會讓它過去的。

我曾經以為,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你了,我也以為如果你沒有來救我、沒有為我擦去眼淚,我就不會活。可是時間還是把我帶到這裡,我才知道,以前我有多麼的天真,我甚至無法清楚的記憶你長的什麼樣。

看著你的憔悴,我心裡竟然有一點勝利的感覺。也釋懷了。就在這個片刻,我原諒了你過去對我的殘忍。原來,還是要看到你過的不好,我才能真正的原諒你。

時光會過去,但是,原來寬恕還是這麼困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