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晚上,坐在衣間人聲鼎沸的冰店,左邊右邊都是引頸期盼水果拼盤大碗冰品的人們。溼熱的空氣裡面,帶著高雄夜晚慣有的海水氣味,拭著汗,和著冰,高雄夏夜的晚風吹起來格外清涼。

一個老婆婆走向前來,兜售懷裡揣著新鮮的玉蘭花,懷裡的塑膠籃裡頭,擺著一小堆含苞微放的玉蘭花,還有幾片玉蘭葉,看上去全是新鮮的,絲毫沒有枯黃。老婆婆走過來,微微小小聲的詢問,「要不要買花?」,看著籃子裡一小堆新鮮的花,看看手錶已經七點,若是今天老婆婆沒有把那些花賣出去,那麼那堆花就已經沒有用處了。

我熱切的問花怎麼賣?老婆婆忽然也開心的提高了一些音量,說有50跟100的,看要買多少。我毫不考慮的跟她說,我要買100塊。

婆婆拿起小小的透明塑膠袋,熟練的放上兩三片葉子,然後從小花堆中挑了六朵玉蘭花整齊的擺在葉子上,然後裝進小塑膠袋裡。交給我們的時候,老婆婆叮嚀說,「記得回家要放一點水,這樣花才會開、才會香」,然後笑笑的離去,繼續跟其他的客人兜售她的玉蘭花。

************************************************************************************************************


前陣子,交通大執法的時候,開始對於在車陣中往來發單、兜售的人開單,因為實在太危險,會影響人和行車的安全。

對於危險,我實在沒什麼可說,往來於車陣當中,是真的很危險,可是我想問的是,那些人也許並不是真的喜歡那樣工作,誰會喜歡冒著生命危險去工作呢?除非他們的確是真的非常需要那份收入。

也許有些人會說,那就去找別的工作啊!又不是只有那個工作可以做。我想,如果今天他們那些冒著生命危險工作的人,可以輕輕鬆鬆的找到一個坐辦公室、吹冷氣的工作,他們還會願意冒著危險在車陣中發傳單、賣東西嗎?

他們也許是真的非常需要幫助的人,環境很差,卻又因為種種原因得不到各項的社會福利,如果這樣冷眼旁觀、漠視他們需要的態度,又與「何不食肉糜?」有什麼不同?

社會上真的有太多無法分辨的真相,在許多虛幻、謊言、欺騙之下,我們還能夠擁有真誠善良的心,去發現人性的美好嗎?還是,最後最後,我們只選擇我們想要看的、我們相信的、我們看的到摸的到的,其餘的,通通都可以無視於他們的存在?

我看過太多太多在台北街頭冷漠來來去去的臉,大家習慣在警戒範圍外就抬起手揮一揮,或是沉默的轉頭過去裝做沒看見,不過是一張傳單或一包面紙,許多人選擇看不到別人的需要。極有可能的,那手上的一疊傳單、一箱面紙,是某個家庭一天非常需要的收入來源。

我也曾想過,如果拿了更多的傳單、面紙,那些背後的商家就只會更浪費的印更多的傳單面紙,是不是不拿會比較好?可是我總是先看到那些頂著大太陽站在街頭不斷不斷被拒絕的背影,我無法昧著良心不去看到那些辛苦的人,辛苦的汗滴。

*************************************************************************************************************

老婆婆大概80幾歲了吧,穿著褐色老舊的上衣和褲子,連遮陽帽都是老舊到現在已經沒看過的款式。我專注的看著她細細包好玉蘭花,婆婆的手掌與纖小的身形不成比例,那是一雙做過許多粗工的又厚又大的手掌,每一個關節都紮實的突出,手指和掌心可以看到清晰的繭,黝黑的手臂皮膚粗糙而厚實,與我遞出零錢的手著實有著天壤之別。

我看著老婆婆的手飛快的舞動著,我想起我阿嬤的手,我想起我阿婆的手。

老婆婆離去後,挨桌的兜售那整小籃的玉蘭花,但是門庭若市、客人絡繹不絕的冰店,在我們掏出錢包買了玉蘭花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掏錢包買花。

我把六朵玉蘭花整齊的擺在兩片葉子上,然後放在一個小碟子裡,按著老婆婆吩咐的,澆點水。當夜晚來臨,玉蘭花努力綻放著那豔麗的香氣,整個房間都是玉蘭花的味道,然後我會想起那個老婆婆的手,還有她的微笑。

然後,我也跟著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