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假日,跟著定鼎出門,他去加班,我去書局找我要買的簡章。簡章沒買到,卻看到我苦尋已久的天下專刊,立刻毫不猶豫的拿了一本結帳。

而後,我獨自一人來到星巴克,點了一杯美式咖啡,找了個不算舒適的位子坐了下來,攤開天下雜誌,進入我的私人小宇宙。我跟著雜誌到新竹高鐵站、故宮博物院、鶯歌陶瓷博物館看現代建築設計,到金門古寧頭海灘聽詩人吟詠,到高雄城市光廊愛河河堤公園欣賞夜景;也看見還有人執著、沉浸在把小小事情做到完美的幸福和快樂中,不論是三峽染工坊還是仙鹿一號布工坊的婆婆媽媽們,還是士林刀的第三代傳人、書包大王的老闆,他們唯一的快樂,就是在每一個小小的細節力求盡善盡美。

我在薄薄的雜誌裡看見小小的台灣,大大的希望與美好。

捨不得一次將台灣的所有希望美好使用完畢,我將看了一半的雜誌收起,拿出侯文詠多年前的著作「親愛的老婆」。講的不過是生活中發生的事,卻也讓我在腦海裡不斷的浮現很多很真實的畫面,近而不自覺的會心一笑。

人生和生活,幸福與希望,不過就是在一些我們看似沒什麼的事情上。

就像當我們看到孩子或寵物開心的微笑,那就是一種幸福和希望。

就像,一杯80元的咖啡,帶著我悠閒的享受這一整個美好的時光。

這就是一種幸福、一種美好、一種希望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