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 828 期

禎珠6年換了10個工作,以軒放棄人人稱羨的工作轉做行銷,在他人眼中,他們是抗壓性低;在他們心中,只是忠於自己。

她六年換了十個工作,只為了:「我不做危害自己的工作!」
六十三年次的宋禎珠,畢業六年做過的工作,從中華投信、音響廠商,
到半導體公司不一而足。

起初幾份工作只待了兩個禮拜、一個月,後來則維持半年的週期,
其中在聯強工作了兩年,是最長的紀錄。
她解釋,要不是公司規定一定要簽兩年約,她也很想換工作。


堅持一:生活比福利重要
若要危害生活品質,寧可放棄福利

自認換工作換上癮的宋禎珠,最近剛離開待了十一個月的半導體公司,
到中強光電擔任產品管理師。

她指出,那家半導體公司剛成立不久,公司制度混亂,而且經常得加班到半夜,
「我真的不想耗損自己的生命在那樣的工作上!」
所以,她選擇離開。

在旁人眼中,宋禎珠或許是個沒有定性、抗壓力低的六年級生,但她的原則是,
「不讓自己做到身心有病!工作太超時的公司,給我再好的薪資福利,我也不要!」

在工作壓力大的情況下,你會選擇成全自己,還是成就公司?
大部分六年級生的答案會是前者。

根據本刊的〈跨世代續航力大調查〉,在工作遇到壓力時,
有六成三的六年級生會選擇離開,較四年級生的五成、五年級生的五成三來得高。

六十六年次的以軒自台大工商管理系畢業後,抱著當主播的夢想,到中永和地方有線
電視台當記者。

後來她發現,記者生活與想像中不同,「我以為當記者應維持社會正義,
卻發現地方台都在做公關,市長去爬山要報導,偷兩件內褲那種小案子,
地方警察局也要找記者報導,實在很無聊!」

做了八個月,因為期望與現實的落差帶來很大的壓力,她辭職了。

之後,以軒進入知名的財經雜誌擔任公關,每天都忙得焦頭爛額,
加上不滿同仁勞逸不均的人事問題,在撐了十四個月後,
她離開了這份原本人人稱羨的工作。
之後她待過網咖、遠流出版社、安親班等工作,目前在蒙恬科技擔任行銷人員。
直到在安親班工作時,她發現了自己的行銷長才。

堅持二:感受比加分重要
與其讓人人稱羨,寧願快樂上班

「我覺得上班快不快樂對我很重要,我在乎自己的感受。
你不要告訴我說,這份工作對下一份工作的履歷有多少漂亮的加分,我不在乎!」
豆豆強調。

她認為,五年級生可能會設定三年目標,撐到才走人,
「六年級生則是原本希望做三年,才做一年發現不行就會趕快先走了。」
六年級生自我意識高,也精於計算,只要一發現沒有機會、「奇摩子」(感覺)不爽,
就會打定主意、揮揮衣袖離開,他們一點也不認同多「浪費」時間去試、去撐、去等待。

換個角度來看,給這群人立即明顯的回饋,則是增加他們穩定性的重要法則。
本刊調查中顯示,有高達七成的六年級生認為,
當公司給付很高的薪水、很好的福利時,便不應隨便換工作。

但是,這個心願是否能與社會現實相符呢?

從六年級生畢業後,台灣的勞動條件來看,他們所遭遇的職場環境與機會,
可能還不如遇到經濟起飛的四年級生,以及適逢大陸市場崛起的五年級生。
懂得為自己打算、作風現實的六年級生頻繁的轉換工作,似乎也不難被理解。

堅持三:自我比公司重要
與其回報不成正比,情願忠於自己

六十四年次的佳穎,之前在一家知名辨識科技公司上班,
花了三年時間一人建立起公關行銷部門,今年初公司上櫃,她卻離職了,
跑到一家剛起步的電腦科技公司做行銷。

離職的原因?「我覺得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

「你(企業)說六年級不穩定,不夠忠誠,你有跟他們分享過什麼嗎?
我不跟公司計較,公司也不會因為我不計較而對我比較好。」
去年協助公司上櫃,工作壓力極大、又看到了一些升遷的玻璃天花板,
佳穎難掩失望、氣憤的指出,
「別說六年級生抗壓性差,而是大家對於工作的容忍度已經不同了。」

佳穎認為,比起遇到網路狂飆、大陸市場崛起、跟著公司打過勝仗的五年級,
六年級一出社會就遇到不景氣,市場上的替代性又很高,
企業栽培、訓練、獎勵員工的意願少多了;
所以當企業也不願多為六年級生付出的情況下,
六年級生當然也容易「放棄」企業,情願忠於自己。

「過去,抗壓性指的是,不管主管的要求合理與否,
為了忠於公司、忠於主管,你都得完成。
現在六年級生選擇忠於自己,我在這個環境可以學到什麼,
比我忠於企業還要重要!」

以軒也強調,抗壓性需要重新定義,
「現在抗壓性多半是主管、是父母親、是旁人在幫我定義,不是我自己定義的,
其實六年級生給自己的壓力,有時候比主管給的壓力還要大。」

堅持四:成長比穩定重要
若自我停止成長,寧可換天空揮灑

本刊調查中也發現,縱使決定離開工作,
有三成的六年級生確實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堅持將工作做好,
做出好成績之後才會離開,比率高於四、五年級生。

佳穎離職前,已經花了半年、寫了厚厚一本的工作手冊,
將各種工作內容、表單、辦展覽、辦記者會、寫新聞稿的知識建檔,
希望今天即便她離開,公司的公關行銷功能也能運作得很好。
以軒離職前一天,正好是國際管理大師的講座活動,離職前的一個月,
她照常每天加班、開會,直到活動圓滿結束,不僅換來主管的由衷感謝,
也為工作畫下完美的句點。

比起兩位五年級生姊姊,會因為媽媽的一句話,要她們再忍忍,
而能在一份工作上撐個十年、八年;以軒相信,
「六年級生不會依偎在一個企業下面,而覺得有安全感。
我相信只要我願意努力,沒有做不到的事,所以才會走得很灑脫,
也從來不會擔心找不到下一份工作。」

佳穎也代表六年級生,自信滿滿的對企業喊話:
「你願意給我多大的罐子,我就能裝多少的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