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來了。

因為搬了家,換了地方,連網路都沒了。
在家的時候,只想要休息、休息再休息。
在辦公室也可以上網,家裡面的電腦是不是可以上網...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很久沒來這裡的原因,除了不方便上網,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辦公室的電腦很舊了。
竟然只要上來新聞台,網路就一定掛掉...屢試不爽。
再辦公室也寫好了一篇文章,遲遲放不上來。
那就罷了。

〈一〉
最近的生活實在太多感觸,常常會陷入思考的旋窩。
我一直像在照著一面大鏡子,看著別人,也是看著自己。
二技的兩年,讓我少了很多自省和分享的機會。
也是用這種方法,讓我最近的生活重新活起來。

看著那些比自己年輕的弟弟妹妹們,大概也能窺出老一輩人對7年級生看法的原由。
大家都太理所當然,太好高騖遠....太天真,也太自以為是。
雖然這是大學生純真的表現,但看在許多人的眼中。
也是不堪一擊,容易遭到汰換的弱點之一吧!


〈二〉
身邊人的依然是那幾個,只是有的人走著走著便兩兩成一組了。
很替他們開心,畢竟這是一個過程的結束,另一個約定的開始。
但也有的人,走著走著兩兩一組的,竟然也換了人。
遊戲結束,汲汲營營的追尋過去的那一段。

感情啊,以現實面來說,並不是以兩個人的能力就可以的。
這是兩的家庭的問題,談感情,也要講義氣...
在奮不顧身的同時,是不是也給自己和對方留了後路?
搖搖頭,看不出愛情也有這樣強大的魔力,能讓一個人完全的失去理智和聰明。

很危險的愛情,還是有人願意飛蛾撲火,有人選擇看好戲,有人還支持他。
我不是很懂,但是如果是我,我不會這樣同時去傷害兩個人。
可是,感情的事,又是誰可以說的準的呢?


〈三〉
就在剛剛,去了台大的急診病房一趟。去看一個二技的老師。
老師是個虔誠的基督徒,這個病來的很快很急。
在學校的時候,最後一個學期,老師也因為肺積水緊急送醫,拖了一個月。
之前一點徵兆也沒有,後來就聽說老師要去洗腎,在一次洗腎中就昏迷了。
其實,老師身體一直很好,也很知道要怎麼養身,忽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都很驚訝。
昏迷一個月,大家也都有去看他;之前很忙,所以拖到今天。

進了急診病房,看到老師腫脹的身體,看到師母頻頻的幫老師按摩,跟老師說話。
老師身上插滿了管子,藍紫色的臉和手,我都不敢相信那是我們健康的阿廣老師。
師母一直跟我說,老師很愛她和孩子,老師一定會醒過來的。
也要用自己的身體,見證主。

我很久沒有掉眼淚了,聽見師母堅強的聲音,老師好像堅強的表情。
我的眼淚實在控制不住的濕了口罩....

生命真的脆弱,尤其當你沒有防備的時候






太多生活感想,一直在腦中迴蕩,跟大家分享,也做自己的生活自省。
希望,一個禮拜的陶成營,可以幫我在生活中找到一些線索....



太多則放一起,卻不知道要用什麼照片
就先讓它空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