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廣老師安息聚會的那天,天空陰陰的,飄著一陣一陣的細細雨絲。

下了顛簸的公車,遠遠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人海,零零落落的黑色人影往黑色的那一大片靠攏,就在此時,我找到我們班的同學。排著一長串的隊伍,慢慢地走進第一殯儀館的門口,黑色的隊伍吸吸囌囌的網懷德廳靠近;我知道,我離阿廣老師愈來愈近。

聽著童稚的聲音唱著詩歌,堅強又悲傷的聲音一句一句的分享著阿廣老師的人生,悠揚的詩歌聲緩緩的流進每個人的心底,我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努力的聽著從廳裡傳來師母佯裝堅強的微弱字句,我看不到裡面,可是我想的到瘦小的師母,是如何鎮定的站在台上,感謝天主,感謝阿廣老師的愛,感謝每一個來觀禮的人;師母那麼的堅強,堅強的回憶阿廣老師,堅強的謝謝所有,堅強的帶著小朋友。我知道,其實師母心痛如絞,淚水恐怕也流乾了。

我踏著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進懷德廳,頓時有好多好多的感覺湧進我的頭腦裡。我混亂極了。

我心裡想:我就要見到老師最後一面了。老師躺在棺木裡,面容安詳,好像....好像只是沉沉的睡著一樣,臉部的四周都用白布蓋了起來,露出來的臉好蒼白。我想起老師站在台上講課的樣子,老師笑起來的樣子,老師幫我們推拿的樣子,老師生病憔悴的樣子,老師昏迷腫脹的樣子....現在,我又看到,老師躺在棺木裡,蒼白的樣子。雖然,每一次我都知道,老師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也知道,老師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可是,我總是忍不住想要再問:為什麼?老師,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變成這樣?我一直都還記得,上次到重症病房探望他的那次,我握著老師的手,老師手心傳來的溫度,我不停的跟老師說:老師,我們所有的人都在等你喔!我們都好喜歡你,你一定要再醒過來看我們喔!

手心的溫度,手掌中間的繭,已經變成冰冷的回憶了。

觀禮結束,很多人去安慰師母,擁抱、安慰她一下,其實我也很想過去,跟師母說:我懂裡您心裡的痛,如果哭出來會舒服一點,那就哭吧!,看到一群人圍著師母,看著看著出了神,想起在病房裡擁抱師母的溫暖,師母趴在我肩上留下的眼淚,她那麼的相信,屬於神的安排,我相信她一定是最有福的。

老師短短四十年的生命,卻留下許多值得珍藏的,有時候甚至不敢相信斗大的『主內陳奕廣長老安息聚會』是為了老師舉辦的,老師在課堂上講的每一句話,發表的每一個觀念及想法,都被所有的人深深的印在心上。我想,師母及他們家的小朋友還有家人們,一定比一般人少了很多的遺憾,因為,他們再老師生前的每一天,都可以聽到老師親口告訴他們,老師愛他們,他們清楚的知道,在老師的心中,他們是多麼的被看中、多麼的被重視,師母曾經堅定的告訴我,老師是如何的愛她及愛孩子,在大家的心中,即使有很多的不捨及悲傷,但我想,大家也是帶著希望,希望老師能懷著復活的希望安息在天主的懷抱裡。

最後,有一班的學長姐排好站在外面,大聲的喊:立正!敬禮!謝謝老師!

老師,您沒有遺憾了吧!所有的人,都這麼的喜歡您,這麼的愛您,我也相信,今天的一切,您一定也是在某個角落靜靜的觀看著吧!您一定要在天堂快樂的生活唷,我們大家都是這樣相信的.....





後記:定鼎跟我說,一個人生命的價值從喪禮就能夠看得出來,阿廣老師雖然走的年輕,但是有這麼多的學生和朋友記得他,來送他最後一程,還記得他所說過和做過的事情,那麼他的一生也就因此有了價值了。我現在還不太能夠接受他已經走了的事實,雖然跟老師也沒有很親,但是還是會覺得,他應該還在某一個地方待著,一直幫我們這群麻煩的學生解決煩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