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跟婆婆坐在客廳看電視,那個談話節目講的是「丈夫是家的頭?」,節目邀請了三對夫妻,再加上主持人何戎夫妻檔,暢談家中夫妻之間的工作協調,還有決定大小事的決定者。

節目我看的沒頭沒尾的,但是對於小亮哥再節目中的一段話倒是相當的認同,大意是說:夫妻之間不要說「幫」這個字,因為家是兩個人的,沒有誰"幫"誰,都同樣是為了家庭付出,沒有誰"應該"做什麼。

然後婆婆就說,她記得定鼎跟定楷小時候(國中之前)公公是不太管小孩的,不像現在有很多老公會幫小孩洗澡、換尿布、餵奶什麼,一直到他們國中之後,開始要盯功課(加上婆婆那時候工作轉調,需要日夜輪班),才有開始協助育兒。

這讓我想起我剛開始上班那個月崩潰的事情。

家有新生兒真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可是我覺得從過去到現在,很多人還是認為育兒的責任跟義務"大部分"落在媽媽身上,鮮少聽過爸爸因為要帶小孩而辭職當全職爸爸的(我知道有,但是很少很少),從勞基法只給女性產假,而男性只有公司好心給的陪產假三天(三天怎麼會夠?光是買東西、整理家裡、辦戶口就要花去多少時間?)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而媽媽通常都因為有產假可以全天與寶寶相處,再加上母性使然,育兒的重擔也就越背越多。

我那時候崩潰的點其實現在看來也真的小,定鼎說實在也是一個相當貼心的另一半,可是在面對新生兒上,他和平平相處的時間硬生生就是比我少上一大截,進度落後的太多,許多事情我從一開始的害怕擔憂已經轉為上手時,他卻還在一開始無措的狀態,而我的工作量越來越大,我要應付平平的狀況越來越多,我要蒐集的資訊越來越複雜...然後,我發現很多精細的小事(例如洗澡、剪指甲、清鼻子)因為我已經上手,加上他也很怕做不好/做不來,所以全落在我的身上。

那時候我已經開始上班,母奶量又因為壓力下降,然後每天還要哄睡陪玩洗澡剪指甲清鼻子清舌苔。我記得那陣子,我常常都是平平睡著之後自己也掛著兩行淚立刻入眠的。

後來,我發現這樣下去我的生活(還有體力)會失衡,跟親密的同性好友聊過後,就跟定鼎談。

其實,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會當媽媽的呀,我也是很多事情一開始都做不好,可是我是硬著頭皮上場的。(我第一次幫平平剪指甲,就剪掉她一小塊肉,痛的她大哭,然後我也跟著大哭... 她看到我哭,忽然就不哭了 囧)

當然談過以後,我心裡釋懷許多、壓力變小,定鼎也很努力的學習照顧平平的工作,現在做的比我還好(我現在已經無法抓住洗澡時後超興奮的陳平平了)。一直到現在,我們可以互相分擔照顧平平的事情,有時候定鼎可以去運動,我可以參加辦公室聚餐或是一週有一天晚上好好睡個覺,但是我們又可以一起參與平平的成長。

我想,如果那個時候,我沒有跟定鼎把話說開,而每天晚上覺得心裡一片孤獨與荒涼,那他又怎麼有機會可以學習如何照顧平平呢?他又怎麼會有信心去相信他可以跟我一樣做得到?我猜,如果沒有把話說開,我們也無法同是享受甜蜜的育兒之樂吧!

上天給媽媽特殊的待遇,讓媽媽可以比爸爸提早9個月熟悉小寶貝,雖然爸爸起步比較晚,可是育兒的工作可不是媽媽「應該要會」「絕對會做」的事情唷!我想,這樣的安排,也是希望比較進入狀況的媽媽可以帶著還有點狀況外的爸爸一步一步的體會育兒的甘苦吧!

各位新手爸媽們,我們一起加油! ^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ty 的頭像
forty

Forty's world-藍色。格子。其他空白

f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